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206]黃致陽-肖孝形產房


黃致陽 (1965- ) 206 展室
肖孝形產房 1992
墨 宣紙240.8 x 59cm ( x 24)

黃致陽 生於台灣台北,1989年自私立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1990年於「二號公寓」舉行首展後,他堅持以水墨及宣紙為素材來發揮平面藝術的造型特色。1991-1992年間,他由對動植物生態的觀察,轉向認識人體,提出「肖孝形」系列,並從此系列的水墨平面作品,逐步發展成複合媒體裝置藝術表現形式,曾參加第46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的「台灣˙藝術」及「台灣當代藝術」澳洲巡迴展。1998-1999年的「土地倫理地景文件」策劃展,他以大型戶外裝置「巢穴」一作受邀展出。
1992年名為「肖孝形」系列,為黃氏採取民間祭儀中垂掛旗簾的形式,在全開的宣紙上以爆炸性的筆觸勾勒形同骷髏的軀體。肖孝字為畫家自創,結合孝與肖兩個單字,而這兩字的閩南語發音卻有「瘋狂」的含意。黃氏在幾十幅特別裁剪、同一尺幅的宣紙上,遵循古法以書法線條一氣呵成,這些以農重黑線條交織而成的軀體、亦人亦獸、非人非獸或者就像一幢幢幽靈,並且毛骨悚然地頂天立地;黃氏不僅極盡可能的將牠們的身軀肢體加以扭曲,並且誇大它們的性器,強調這群形的獸性,此外,他還煞有其事地將幾個具侵略性的字眼如「屌」等,用朱泥紅印的方式落了款,這是在傳統的形式之下,進行反傳統道德規範的創作表現。
黃氏的創作理念始終是一貫的,而其作品名稱也經過嚴密思考而賦予文學的想像,誠如連德誠所指出,黃氏的作品是具有嚴密結構的堅實閉鎖的整體,這種堅實的整體展現著作品的強度與質地,也表達黃氏的原創能力。李明明教授亦指出:「自1989年的『形象生態』到『說法』系列,黃氏在圖紋與圖騰之間尋找自然生命的起點。1991-1992年間。黃氏的創作再由動、植物生態的觀察,轉向認識人體,由『花非花』的虛擬,到人非人的言說。……在其意向的創新與空間關係的塑造、在空間的壓縮與虛實的捏造中,黃氏得以肯定他的藝術元素與言說內容」。黃氏將「肖孝形」系列作品其一幅緊密地接著一幅的裝置展出空間,當觀眾置身其中與牠們擦肩而過,更能感受到之間那種不可言喻的緊張對立關係。
(雷逸婷整理—北美館2001典藏常設展手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