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302中隊分享─『是真,是善,更是美!』



去年七月,從工作崗位退休下來,我發現自己開始奢侈的擁有全天候的自由時間。不用趕早上班摸黑返家、不用拖著疲憊的身子做家事、已經就業的兒子身邊也已有了互相照顧的另一半。由忙碌的職業婦女一下子變成「英英美代子」,哇!我終於可以規劃我的下半生,好好為自己活了。
首先,我告訴自己不能當「電視老人」,整天面對電視機;更不能終日無所事事混吃等死;而過去羨慕一些老友、長輩們有時間做的,如投身公益、繼續進修、遊山玩水等事,此刻不正是機會,我還等什麼?
社區大學選了幾門有興趣的課;旅遊計畫也通知了朋友,等時機成熟將一同「行萬里路」;然而最令我內心澎湃、躍躍欲試的,就是「作義工」一事。
想想自己,投身人間近一甲子,許多感恩的人、事、物至今不曾回報,現在有了空閒,還有什麼比以真誠、善心為出發點的義工服務,更能撫慰我這顆慚愧的心?
當在網路上看到「北美館」正招募義工時,一直認為自己缺乏藝術細胞的我眼睛一亮,當下立即報了名,毫不猶豫的將北美館列為我的「第一志願」,甚至開始祈禱,希望我生平的第一份義工工作可順利獲得錄用。想到今後能為前來美術館參觀的大眾服務,又有機會貼近美學作品,學習更多藝術知識,這麼好康的事,恨不得告訴所有的親朋好友,讓大家跟我一起行動。
四天的實習課程,我了解到義工工作的重要性和責任感,以及必須遵守的規則和工作內容。最令我高興的,是結識了三位同梯的義工朋友,大家一見如故相談甚歡,雖被分到不同組執勤,但相約今後要共同為這份有意義的工作好好努力。
正式值勤後,組長的教導,親切耐心;同仁的提點,溫馨周到;使我很快便融入其中,放下忐忑不安的心,以微笑的臉龐、溫柔的話語,面對每一位參觀者。我甚至還暗自期許,每次四小時的執勤一定要從參觀者口中,獲得一次以上的「謝謝!」,這不是虛榮,是表示我確實有服務到他們。
記得有一次一位步履蹣跚的老婆婆,跟在兒孫後面慢慢走著,兒子滿臉不耐煩的表情,轉過頭對她說:「妳在這邊等一下,我們進展場逛逛就來。」我看到老婆婆落寞委屈的神情,和躊躇不前的雙腿,立刻走過去請她暫時坐在義工的椅子上,並輕聲的對她說:「您先休息一下,他們年輕人走的快,一會兒就會看完出來了!」老婆婆露出靦腆的笑容說:「多謝哦,我真的走不動了!」
隔了不久,老婆婆的兒孫走出來,兒子看見媽媽坐在那裏,劈頭就說:「妳怎麼坐在人家的椅子上?」我連忙說:「是我請媽媽暫坐一下的,媽媽累了!」兒子的眼神溫柔起來,他輕輕的扶起媽媽,邊離開邊對我說:「謝謝,不好意思!」一旁的小孫子也學爸爸說:「謝謝!」
至今我仍然無法忘記那位老婆婆,掛著滿足笑容被兒孫攙扶著離開的情景。我也好慶幸自己有服務他們的機會。
處在這個分為十多組,共有七百多人的大家庭裡,義工們發生小摩擦在所難免,但從休息時間大家說說笑笑分享同仁從家裡帶來的零食,和各組利用未執勤的日子一起聚餐、旅遊的歡樂景象看來,我可以驕傲的說:北美館義工,絕對比任何團體的成員,更惺惺相惜、甘苦與共呢!
在求知方面,每次換展時,館方都會為義工們開闢針對該次展出內容的解說或相關的藝術教育課程,使我們獲益匪淺,且更能幫助勝任執勤時的工作。尤其是吳老師的課總是座無虛席大受歡迎。
但是常態性的藝術課程,已於一年多前停辦了,令愛好藝術的群眾和義工們深感可惜,希望在新館長的帶領下,能再恢復相關的課程,讓我們這些老學生們,有更多的學習機會。
成為北美館義工已經年餘,要說感想,可以「收穫豐盛」來形容,如今我不但自認是「招生悍將」(吸收了姊姊和好友陸續加入),也自忝為「親善大使」(每逢換展,便一一打電話向親友推薦,鼓勵他們前來參觀)。好友笑我:「瞧妳說起北美館,就一付與有榮焉的樣子,那裏真有那麼好?」
我笑笑回答:「當然!這個是真,是善,更是美的地方,妳不身處其中,又怎能感受到呢?」
-----三下組/小戀分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