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牽手,遊於藝》

心靈的文藝復興

 斜倚在烏菲茲美術館長廊的椅子上,滿腦子交織著文藝復興時期的圖像與色彩。尤其是波提且利的《春》和《維納斯的誕生》,是如此純潔、超凡;達文西的《聖告》,朦朧的空氣中,呈現出寧靜神聖的氛圍;米開朗基羅的《聖家族》,表現出力與美;拉斐爾的《有金翅雀的聖母》是那麼柔和安詳。從這幾幅鎮館之寶的巨作中,讓人從過去威權的禁錮中隱隱嗅到人文的自由氣息。
從三樓往下望,《大衛》的複製雕像,聳立在前方市政廣場一角,挺拔的身軀,好似在引導遊人,通往烏菲茲美術館的入口。
┌┐形美術館的廣場上,人潮愈集愈密。而長廊上,一條蜿蜒的長龍,則愈拉愈長。
  早上,我們也曾是那條長龍的一分子,緩緩蠕動了兩個小時,才進得館來。或許是薰染了古都濃郁的文藝氣息,愛逛美術館的人,都具備有一分好整以暇的從容,長長的隊伍,每個人都耐心地等候,沒有喧嘩,沒有焦躁。一條蜿蜒曲折的長龍,彷彿也成了美術館的一項藝術擺置。
  每一次走進美術館,置身浩瀚豐富的畫作前,總有著無法一一品賞的懊惱。感謝吳錫老師,在行前提供了一份清單,使我們省下許多摸索的時間,而能夠從容地細細品味諸位大師的經典之作。
  移步往另一邊窗口,窗外,阿諾河悠悠流過。維奇歐橋上,人頭鑽動,想必人人都被兩旁櫥窗裡亮閃閃的金飾,眩惑得醺醺然吧!
  此番重遊美麗的翡冷翠,對文藝復興大師們的作品,有著更多的呼應與感動。
  曾經上過這一段藝術史,也從幻燈片上認識了一些畫作。於是,每當佇立在原作之前,竟有幾分老友重逢般的熟稔與溫馨。欣賞的角度,伸展得更深、更廣了。這是十多年前,初次踏上這座藝術寶殿時,不曾體會到的驚奇和喜悅。
  我對「知識即力量」一詞,因此有了一番新的詮釋。所謂力量,應該是一分智慧,一種眼界吧!當我們的心開了,天地間各種美好的事物,都將汩汩注入心田。在那一刻,與千百年前的大師進行著一場心靈上的溝通,一如與三五好友,把酒言歡,那是一種跨越時空的感動與歡愉。
  你的心理,作了多少的準備,那些作品,便給你同等的感應。
  哦,知識帶給人歡愉的力量,竟是豐盈如此!
  十五、十六世紀時,翡冷翠進行著一場重寫人類歷史的文藝復興;而在二十一世紀初始,一個遠來的東方旅人,在烏菲茲美術館,她的心靈深處也發生了一場文藝復興。--201中隊/雲和分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