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0日 星期二

《牽手,遊於藝》


不可思議的解剖室

2000年六月,隨同外子遠赴波隆納開會,應麥可醫師的邀請,拜訪了帕度瓦大學。
帕度瓦位在義大利北部,介於威尼斯與佛羅倫斯之間,有「學者城」的稱譽,麥可一家就住在這個充滿學術文化氣息的古老城市裡。
那天,麥可領我們參觀著名的帕度瓦大學,它創立於西元1222年。古老的建築,臨街而立,處處散發著歷史的光暈。
創立「地圓說」的伽利略,曾在此授課;《神曲》的作者但丁,以及詩人佩托拉克則曾經就學於這所大學。這些大師的智慧結晶,成就了帕度瓦人文藝術的內涵。
適逢午休時間,麥可跑去找到管理員,說盡好話,央求他讓遠道而來的我們參觀著名的解剖室。
當小小的木門被打開的剎那,呈現在眼前的,竟是比劇院更精緻的一個空間。啊!這真的是刀光血影的解剖室嗎?
一圈一圈的木雕圍欄,以同心圓層層往上擴展,而圓心的地上,就是當初擺置解剖台的地方。教授站在解剖台邊,示範講解,上方則站滿一圈圈見習的學生,居高臨下,能夠一目了然地觀察整個解剖過程。
解剖室,給人的印象大都是陰森、冰冷,而義大利這個民族,卻將藝術與醫學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建立了一座如此精緻、溫暖的解剖教室。
木質的地板和欄杆,散發著溫潤和諧的氣氛,而每一根欄杆的精雕細琢,更洋溢著濃郁的藝術氛圍。
就在那一刻,恍然頓悟,藝術既然是無所不在的,當然也可以融入醫學之中。在刀光血影的解剖台背後,需要一股濃厚的人文藝術做後盾,也許這就是當初設計這座解剖室的大師,所秉持的理念吧!
今日,醫院被稱作白色巨塔,開刀房裡盡是冷冰冰的刀剪和儀器,然而,治療的卻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身軀。抱著病痛來到醫院的患者,虛弱的身心所冀望的是,能夠得到周全而溫暖的照顧,早日康復。因此,一位醫者除了高明的醫術,還須具備高超的醫德,和豐厚的人文素養。如果醫術加入藝術的陶冶,想必能培養出更多具有豐厚人文素養的醫師。
如今,這間解剖室已從醫學的領域,功成身退。然而,卻像一朵奇葩,綻放在藝術的花園裡,吐露芬芳。--- 201中隊/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