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牽手,遊於藝》

在海黎根,貝多芬「聽見」大地呼吸

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流瀉滿室,我特愛最後一個樂章,描寫雨過天青,大地一片欣欣向榮的明朗節奏。
優美的旋律,把思緒引領到維也納北方郊外的一個寧靜小鎮──海黎根。
那年夏天,從維也納搭地鐵、轉公車,我們輾轉來到鎮上的「貝多芬之家」。這是一棟十分簡樸的小木屋,一架老舊的鋼琴,是屋裡唯一醒目的擺設。
1802年,醫生告訴他耳疾將無法治癒。這個殘酷的宣判,把貝多芬推入絕望深淵。就在這間房子裡,他寫下「海黎根遺囑」,向兩個弟弟交代後事。這年,貝多芬二十八歲,正滿懷壯志,邁向音樂創作之路。
「…是藝術,就只是藝術留住了我…」
貝多芬在遺囑裡,如此告訴弟弟。
在中庭一棵樹下,帶領我們的崔玉磐老師用德文朗讀《海黎根遺囑》,天空飄著細雨,濃濃悲情中,大家深刻體會到貝多芬生命中的孤寂、晦暗。
從小屋出來,穿過寧靜的街巷,循著「貝多芬小徑」,緩緩步入林蔭深處。
當年,耳聾了的貝多芬,滿懷羞辱,逃離人群,隱居在這個偏僻小鎮。當逐漸失去與外在世界的連繫時,大師把敏銳的目光轉向自己的內心世界,試圖以音樂反映外在世界的的脈動和內心深處的覺醒。每天漫遊在森林裡,企圖為困頓的生命找尋出口。
大自然的祥和與寧靜,溫暖了大師孤寂的心靈,不斷地給予他重新站起來的力量。漸漸地、漸漸地,貝多芬敞開了心扉,試著「聆聽」風吹、鳥鳴。終於,他又「聽見」了大地的呼吸,而寫下膾炙人口的《田園交響曲》。
憑著對藝術的執著,貝多芬最後超越了耳聾的障礙,通過上天最嚴厲的考驗。從此,接二連三創作出偉大的樂曲。
最後一個樂章──雨過天青,明朗歡愉的旋律,一波接一波泉湧而出,描繪出大自然欣欣向榮的無限生機,也娓娓訴說著大師生命流轉的契機。優美的樂章,撫慰了後世多少困頓焦躁的心靈!
維也納郊外,一個冷清的小村鎮,竟然蘊藏著一組扭轉「樂聖」貝多芬生命的深奧密碼。我們踩著大師的腳步,走向林蔭深處。隱約中,《田園交響曲》的明快旋律,一路伴我前行。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