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牽手,遊於藝》

聽雨

四月初,薩爾斯堡的天氣,飄雨而微冷。
這天,我們參加了當地的八人旅遊團,遊覽薩爾斯堡的幾個名勝。
中午時分,來到山中一個名叫Mond See的小村莊。導遊宣佈自由活動兩小時,其他人忙著尋找餐廳,我倆則直往剛才看到的湖邊,疾行而去。
德語的Mond See即英文Moon Lake的意思,因為如夢似幻,於是稱它為夢湖。
靜靜的湖水躺在眼前,輕紗似的煙嵐,平添了幾分神秘。湖邊山坡上,像童話中的小屋,錯落散佈。湖中,天鵝三兩隻,野鴨成行,漂游湖面,悠哉而閒適。
湖岸邊的樹木,枝頭仍是光禿禿的,那分蕭索,更增濃了山水的閒寂,呈現出空靈的禪境。
綿綿春雨,漸次粗密。兩人躲入湖邊一間木篷下,篷裡擱著一艘長長的獨木舟。於是,一個倚舟而立,手持畫筆,專注地速寫著;一個則坐在船舷上,膝上攤著本子,振筆疾書。
兩個傻氣的人,陶醉在眼前的美景中,一心欲將此仙境,透過畫筆、經由文字,為它留下永恆的記憶。全然忘了饑,忘了寒。
春雨逐漸淅瀝,湖面的山光水色更加朦朧了。兩顆執著的心,愈益交融矣。
聽雨,四月寒冷的日子,在薩爾斯堡,高山湖泊,一個迷濛如月的湖邊。
生命中,下雨的日子有許多,但是,一個人能靜下心來聽雨的時候有多少?而,能跟心愛的牽手,相偕聽雨的機緣,一生中,又能有幾回?
此情此景,不禁回想起那年歲末時分,在宜蘭縣的福山植物園,一家五口徜徉在林間小徑,寒雨綿綿,天地一片寂靜。來到一處亭子裡,眼下的湖水因濛濛煙雨的妝點,益加清幽迷人。他脫去雨衣,卸下背包,架好畫架,開始提筆寫生。
曾經,有朋友關切道:兩人所學不同(他學醫,我學文),興趣不同(一個喜繪畫,一個愛音樂),怎能有話題呢?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這婚姻,一路走來,曾經有風也有雨,所幸,兩人牽緊了手,有時雖是顛簸難行,倒也安然走過來了。
或許,對精緻文化的喜愛,是兩個心靈能夠充分交流的因素吧!因為對藝術的著迷,使我們對人生的思考方向,有著很大的契合。
很喜歡那首叫《牽阮的手》的閩南語歌曲:
牽阮的手,淋著小雨,牽阮的手,跟你腳步。
牽你的手,走咱的路,牽你的手,不驚甘苦。
雖然路途,有風有雨,我也甘願,受盡苦楚。
希望甲你,白頭偕老,牽阮的手,走咱的路。
其實,知心何需言多?亭子裡,他專注揮灑,我靜靜觀賞。亭外,雨聲淅瀝,雨點滴在水面,滴在心湖,形成許多圈圈,化成愛的漣漪,此刻,已是無聲勝有聲,又何需言語來添足?
走筆至此,不禁為能夠享有這等福份,而深深感謝著。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