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 星期五

《散播歡樂,散播美─EYE天使:藝術日》

盲 與 茫

王爾德寫過一篇文章,提到耶穌基督醫治好一個瞎眼的人.那天過後,耶穌在加利利碰到一個滿身鮮血的流氓,就問他:「年輕人,這是怎麼回事?」他認出耶穌,就哽咽地對祂說:「哦,原來是讓我看得見的耶穌啊!當祢為我塗抹泥土,使我重見光明的時候,我真的欣喜萬分.但是,從那時候開始,我看到世界的真面目,這個世界真糟糕,我甚至希望能夠重新成為一個瞎子.所以,我開始恨惡這個世界,以至於成了現在的樣子.」
臺北市立美術館義工大隊於今年(2011)八月三十日主辦了「EYE天使:藝術日」的愛心活動,邀請二十位盲友蒞臨美術館,上午看(聽)展,下午仿做「MOT」展場作品《棱鏡鹿》。我負責接待的這位朋友,雖然視力極弱(只能感受到微弱的光),但我發現她的心可比我清明的多呢!展場導覽時從1B走到1A,她馬上就感覺到:「咦!這邊有鋪地毯欸.」而我來回這兩個展場也不知多少回了,卻從未覺察B廳舖的是地磚,A廳舖的是地毯這回事兒;中午吃壽司時,她邊吃邊說:「這裡面有雞蛋、香菇、黃瓜、肉鬆…」而我已兩顆下肚,卻壓根兒沒在意壽司裡包了啥!上下樓梯,她的腳程比我還快,我很訝異,她解釋道:「走習慣了,我已能憑感覺判斷樓梯的高度.」她已學會用「心」感知周遭的人事物,「視力」雖然很弱,但「感受力」卻颇清晰與純正.
有人問海倫凱勒:「一個人遭遇到最大的悲哀是什麼?」她回答:「是有眼睛而仍然看不見.」有一天,有人陪海倫凱勒走過一片莊園,她問到:「我能感覺到,剛才那地方一定美極了,你可否描述一下那兒的景緻?」友人竟答到:「哇!我沒有注意看欸!」所以,海倫凱勒才有了上述的感慨.海倫凱勒又瞎又聾又啞,卻兼具了教育家與作家的偉大成就,我們這些「明眼人」必須承認,「還不如一個瞎子」吧!
你一定知道這幾句成語:「視而不見」「有眼無珠」和「目中無人」.如果只是空有視力,卻看不到世界的真、人間的善、藝術的美,雖有眼力,卻無「眼光」,那真成了海倫凱勒所謂的最大的悲哀了.
義工大隊於此活動中,召募了近三十位義工參與,以一對一的組合帶領盲友.實際上,他們大多都很獨立自主,且能來去自如,我們不過暫時當他們的柺杖,並導覽藝術品,協助製作畫作,以及和他們聊聊,工作其實很輕鬆簡易的.反倒是從他們身上讓我們學到了很多:眼盲只是看不到這世界的外在形象,心盲則感受不到世界的真善美與愛.心盲的人只能看到罪惡與墜落,自然心中生恨,離愛甚遠.前者稱「盲」,後者叫「茫」.
我們雖未「盲」,但心「茫」了嗎? 和大夥兒共省同勉.
----302中隊/孫世珍 分享 (攝影-楊嘉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