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8日 星期二

《牽手,遊於藝》

在濃蔭深處遇見庫拉‧慕拉
   
荷蘭中部有一座美術館,隱蔽在佔地5400公頃的國家公園內,那就是國立庫拉‧慕拉美術館(Kroller Muller Museum),裡面展示著海倫‧庫拉‧慕拉夫人(1869-1939)生前的收藏品。
這座美術館位於首都阿姆斯特丹東邊,相距約一百公里。初夏時,陪同外子去阿姆斯特丹開會,特地撥出一天搭火車前去參觀這座嚮往已久的美術館。
慕拉夫人的父親是位富有的貿易商,1888年與庫拉先生結婚,這位能幹的庫拉先生協助岳家擴張事業版圖,生意漸漸興隆而成為巨富。
1920年前後,慕拉夫人開始大量蒐購現代繪畫及雕塑作品,尤其對梵谷的油畫和素描更是盡力蒐集。收藏品包括油畫755件、雕刻275件以及大量的版畫和素描,這個規模不算大的美術館,光是梵谷的作品就有270件之多。
1909年,庫拉夫婦在荷蘭中部購置廣大的狩獵地。1913年,在林蔭中建立美術館,展示收藏品。1935年,將土地、建物和收藏品一齊捐獻給國家。1938年7月13日,國立庫拉‧慕拉美術館正式開館,由慕拉夫人擔任館長,次年,夫人去世。隔年,庫拉先生也過世。庫拉夫婦留下的豐厚珍藏,成為荷蘭的珍貴財富,更是全球藝術愛好者的福氣。
這是一座頗具現代感的建築,前庭入口處站立著一尊題名為《大人雅克》的塑像,隔鄰有一座馬克二蘇偉的紅色雕塑《K件》(1972),伸張的長臂,好似在熱情地歡迎遊客光臨。
寄放好背包,驗過票,沿著落地窗通道往裡走,兩旁羅列著各種雕塑品,大片、大片的玻璃窗,將外面的蒼翠碧綠掬攬入室內,使得內外融合為一體,讓一尊尊雕塑因光影的變化,呈現出不同的樣貌。能將大自然的美景加以如此挪移借用,設計師的巧思,真令人讚嘆。
來到展覽間,有立體派大師塞尚、畢卡索和勃拉克的作品;也有印象派畫家雷諾瓦、高更的畫作;而收藏最豐富的,則屬後印象派大師梵谷的作品,除了在阿姆斯特丹的梵谷美術館,就屬這裡最多了。
再往裡走,是梵谷的展示間,左邊展出早期灰暗色調的作品如《吃馬鈴薯的人》、《戴白帽的農婦》等都屬大師在荷蘭時期的名作;右邊的展場則是阿耳時期,色彩明亮眩目的畫作,如《廣場上的夜間咖啡座》、《河邊的洗衣婦》、《郵差》等鉅作。
多年前,曾經和外子遊歷阿耳,兩人抱著畫冊走尋大師寫生的場景,如今,佇立在一幅幅真跡前細細品賞,大師的創作精神,洶湧澎湃,直搗內心!就在那一刻,畫冊、場景和真跡,跨越時空融合成一體,《廣場上的夜間咖啡座》燈光與黑暗的對照更鮮明了,《河邊的洗衣婦》河水的波紋閃耀流動,《郵差》的大鬍鬚更顯捲曲而蓬鬆…。賞畫之樂,樂在能夠貼近作品,與大師進行一場心靈對話。
一個落魄潦倒的畫家,生前只賣出一幅畫,有幸在身後得遇貴人,將大量的作品用心珍藏在這座美術館裡,更捐獻給國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藝術愛好者前 來朝聖,大師地下有知,應會含笑瞑目了吧!
館方容許拍照但禁用閃光燈,流連館內,時而遠觀,時而近賞,左拍右拍,心滿意足地攝錄了大師的鉅作圖像。
美術館外,又是處處充滿驚嘆號!這座全歐洲最大的雕塑公園,青青草地上,這裡一尊,那裡一座,錯落有致地擺置有瑪塔潘的《白色雕塑》、奧古斯特羅丹的《之源》、阿里斯蒂德馬約爾的《L’空氣》…等等名家的雕塑品。每一件作品除了呈現藝術家的創作理念,還考量到與公園環境所共同營造的和諧意境。徜徉在濃蔭小徑間,聽鳥鳴啁啾,聞花草芬芳,賞大師們雕塑,我倆輕聲細語,唯恐戳破了這濃濃的藝術氛圍。啊,眼、耳、鼻、舌得到了全然的滋養與釋放!
在一片蓊鬱蒼翠的大地上,展示著大師們的畫作和雕塑,富而好美,又無私地捐獻出來,慕拉夫人對藝術的崇高情懷,深深留在藝術愛好者的心坎裡。誠如她所說:「美是永遠的。」藝術的是永遠的,而慕拉夫人的心靈之美,更是永恆不朽。
---201中隊/陳雲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