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7日 星期五

飛龍在天 國運益昌


2012名家年畫抽獎活動,於101年1月20日(星期五)下午4點半在B05舉行,由翁代理館長先向參與的市民拜年,恭祝大家「新春如意,龍馬精神,安康和樂」,隨後抽出前20位,再由政風室白主任、總務組林組長及推廣組劉組長抽出共計100位幸運市民,每人獨得鄭善禧教授親筆簽名的龍年年畫一幅。今逢龍年,參與抽獎的市民特別眾多,而現場觀看抽獎之進行的市民亦很踴躍,大家無不希望能幸運獲得一幅象徵著「吉祥如意」的龍年版畫,雖然件數只提供100幅,但市民熱烈的參與,亦將「年」的歡樂氣氛散播於現場。這項年畫抽獎活動,在義工大隊行政服務團隊的協助與執行下,為101年年初義工服務工作上,奠定大勝利、大成功之序曲。




2012年1月21日 星期六

《牽手,遊於藝》

狂熱創意的柏林7

德勒斯登──維納斯的召喚
在歐洲藝術史上,有關維納斯的畫作不計其數,但令人魂牽夢縈的作品卻是屈指可數。由於何肇衢老師的建議,從柏林坐火車去德勒斯登,就為了觀賞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威尼斯畫派大師喬爾喬尼的那幅名畫《睡著的維納斯》。
那時東西德才統一不久,有關東德的資訊極為缺乏,憑著一本旅遊指南,誤信上面註明的休館日是星期二,我們五個人在星期一早上搭六點的火車前去德勒斯登,車程大約三個小時。
「確定今天有開館嗎?」楊醫師質疑道。一般美術館大都在星期一休館。
「大概是東德的習慣吧?旅遊書上特別註明,應該沒錯!」我是這趟行程的規劃人,信心滿滿回答。
火車到了德勒斯登,老舊的車站有點像工廠。沿著車站前的一條大馬路前行,兩旁盡是現代新穎、二十層樓高的觀光飯店,跟舊城古老典雅的景觀形成強烈對比。
二十分鐘後,來到茲溫葛宮殿前,走過短短的石橋,便進入宮殿範圍。裡面有五座噴泉和廣大庭院,四周巴洛克風格的舊皇宮,從十七世紀以後變成博物館,分為繪畫館、陶瓷器館、動物博物館和手工藝博物館。繪畫館一般稱為國立繪畫館。
二次大戰末期,徳勒斯登受到戰火猛烈攻擊,當局將繪畫館裡的珍貴畫作緊急疏散到安全地,逃過被燒燬的命運,今天能夠站在宮裡欣賞這批珍品,實在是世人之幸!
興匆匆地走向繪畫館大門,用力推,卻是鎖住了。
「啊,該不會是休館吧?」正猜疑間,瞄見上方的開放時間。哦,哦,不幸料中了。不死心,跑去問警衛,得到的答案確定是今天休館。我頹然跌坐在台階上,懊惱得快哭出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隔壁還有精彩的磁器可欣賞吶!」大夥連哄帶騙地,終於解開了僵局。
踏上磁器館灰泥色的階梯,推門進去,哇,彷如來到磁器夢工廠!迴旋優雅的展廳裡,廊柱邊、牆壁上,累累掛滿了大清皇朝的陶磁精品。這些中華文物,在水晶吊燈下散發出溫潤的光暈。隔壁展場的麥森磁器,是另一種風格的精品,色彩絢麗,釉工細緻,令人目眩神迷。
中午,在皇宮後方的易北河畔用餐,找個臨河的位子,河水悠悠,船隻緩緩,為這座沉睡初醒的古城,增添了幾分律動生氣。
我點了鮮魚餐和一杯生啤酒,魚肉鮮甜可口,那杯琥珀色的啤酒啊,裝在高瘦喇叭花狀的杯子裡,像一件藝術品般,在陽光下閃閃動人。
「嘿,這杯美麗的啤酒,可彌補了沒見到維納斯的遺憾吧!」外子試探道。
「維納斯怎可能輕易被取代?」我悻悻然回答。
五個人邊吃飯邊討論去留問題,最後結論是其他三人按原訂班車回柏林,我們夫婦倆雖然將行李留在柏林,但仍決定在此過夜,等待明天去「朝聖」維納斯。
送他們上了火車,回到大街上訂好旅館,往舊城方向漫步。天色漸漸暗下來,除了幾條熱鬧的商店街,四周民宅都很安靜,選一家人聲鼎沸的餐廳用餐,燉牛肉香濃嫩透,啤酒甘醇,啊,乾杯,德勒斯登!
沿著大街醺醺然回到旅館,沐浴後無法更衣,幸好天冷,不必忍受汗臭味。
「真是兩個半百的瘋子!」外子揶揄著。
「嘿,若不癡狂,枉為人!」我高興地應和。
兩人努力工作,勤勞刻苦,偶爾放任一下,不也是一種享受!
在旅館用過豐盛的早餐,我倆往舊城行去,像似要去郊遊的小學生,一路上歡快雀躍。
左等右等,國立繪畫館終於開門了!推開厚重的木門進去,這是一棟兩層樓的精緻建築,鋪著黑白色大理石地板的大廳,寬廣氣派。一、二樓在中央區都有三個大廳,四周則隔成小間,引導觀眾先觀賞大廳的大畫,再轉往小間欣賞小號作品。
事先得知《睡著的維納斯》被供在二樓,所以我們直奔二樓。哇!就在中央大廳的中間那個展廳,望見了《睡著的維納斯》。館方體貼地在前方擺了張長椅,供人細細觀賞。
空曠的原野上,裸身的維納斯沉浸在香甜的夢鄉中,溫柔婉約的面容,優雅放鬆的肢體,營造出一派寧靜祥和的氛圍,風與雲,靜止了;蟲和鳥,歇息了;一切都為了讓美人安睡。
這幅喬爾喬尼在1508年所畫的絕世佳作,將近五百年了,畫面保持完好,臉龐和肌膚的色彩依然明豔鮮亮。
喬爾喬尼三十四歲那年死於一場瘟疫,活躍在畫壇的時間只有十年,留下的作品不多,卻都是撼人心弦的精品。
前看近看,又端坐椅子上長看,漸漸體會到一位畫家受人尊崇,憑的是那份高超的創作功力。
這間展場中,另一幅拉斐爾的《西斯汀的聖母》也是精品。
德勒斯登被蘇聯共產統治五十年,對藝術品保存得如此完好,真是世人之福。
流連在一、二樓的展場間,開心地吸收著各幅名畫的精華,直到饑腸碌碌,才驚覺早已過午。臨走,又回到二樓大廳,跟《睡著的維納斯》靜靜相處幾分鐘,然後心滿意足地向車站行去。
啊,美麗的德勒斯登,因為《睡著的維納斯》更增添了幾分優柔典雅。
---201中隊/陳雲和分享



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散播歡樂,散播美─歡喜計劃》

走進藝術殿堂˙美化心靈

1月11日臺北市立美術館義工大隊主辦了一場招待基隆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院生〈身心障礙的朋友〉來美術館參觀的活動,參觀的是顏水龍「走進公眾‧美化台灣」的展覽,而我們201中隊是負責做支援的工作。從上次參予歡喜計畫到現在有一年多的時間了,所以這次能有機會參予此次的招待活動大家都十分地踴躍,我們共有18位的夥伴一起參予這次的活動。



伊甸社會福利基金的老師以及院生們一行人共有18位,在我們熱烈的迎接下來到了我們美術館的大廳,並由我們吳老師做了些簡短的致詞,同時他們也對在大廳艾未未的作品感到十分的好奇,我們在大廳停留了一會兒,並拍照留念,之後並由導覽義工─慧美,細心的為他們解說顏水龍先生的畫作,用非常簡單的語言,細膩的說明與導覽,在場的13位院生們個個聚精會神的聆聽,進而對顏水龍先生的作品有了初淺的了解與認識。在豐富的作品中,出現了向日葵日出》、《蓮池》等等,這些畫作後方附有的涵義,在慧美的解說之下,讓他們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同時邊導覽邊有獎徵答,也建立了良好的互動關係。我們伙伴們採一對一的陪伴方式,好讓每一位院生都能獲得良好的照料。


最後活動到了尾聲,由吳老師做了些說明以及勉勵與祝福的話,院生們都以最熱情的擁抱來向我們表達他們的感謝。他們天真無邪的舉止與笑容也深深的感動了我們每一位參加此次活動的每一位伙伴。這次活動的意義深植我們每一位的心中。---201中隊長/潘琲敏分享(攝影/行政組-楊嘉慶)





2012年1月15日 星期日

《牽手,遊於藝》

狂熱創意的柏林6

夏洛蒂宮前的美術館
為了觀賞幾幅十九世紀德國浪漫派畫家的名作,我搭公車輾轉來到夏洛蒂宮。這座造於十七世紀的巴洛克建築,是腓特烈三世送給愛妻蘇菲夏洛蒂的夏宮。宮殿後方有寬廣的法式和英式花園,一直綿延到施普雷河邊。一樓的浪漫藝術廳收藏有十九世紀德國浪漫派畫家作品;郎漢斯殿則藏有歐洲石器、銅器和鐵器時代古物以及中世紀的物品。整座城堡,華麗中展現出帝王氣派。
夏洛蒂宮的前方一條街上,有三個美術館,值得參觀。
一、埃及博物館(Agyptisches Museum):法老王之妻奈菲爾緹蒂的頭像,是鎮館之寶,那股高雅婉約的神韻,不愧是埃及史上的大美女。這裡展示了古埃及藝術品、木乃伊、棺木以及雕刻等,展場以燈光效果重現古埃及的神秘氛圍,令觀眾恍如走入「印第安那瓊斯歷險」的場景。
二、貝爾古恩私人美術館(Sammlung Berggruen):位於埃及博物館對面,展示著貝爾古恩從世界各地收藏的珍品。貝爾古恩是位詩人、收藏家,更是個畢卡索迷。有為數眾多的畢卡索的畫、素描和雕塑,其中不乏大師的經典之作;保羅‧克利的作品也極豐富,一些小幅的畫作,充滿童趣。展場不大,但有幸能欣賞到大師們的精彩真跡,內心感動連連。
三、布洛漢美術館(Brohan Museum):館內的展示品,原本是布洛漢的私人收藏,1892年這位企業家將珍藏捐給政府,成立了這美術館。展場以裝飾藝術和設計為主,華麗無比。有幾幅青春派的畫作,是極好的作品;新藝術風格的銀器、磁器和燈飾,擺置在各個角落,精緻美麗,在在展現出收藏者以質取勝的優雅品味。
富而能夠游於「藝」,堪稱世間幸福人吧!
從美術館出來,正感到饑腸轆轆,走到夏洛蒂宮另一頭的對街,找到前天導遊帶我們來的那家義大利餐廳(Opera Italian),點一客海鮮麵和濃湯,美食當前,引得味蕾陣陣歡躍,心靈與口腹兩皆滿足,感恩之情溢滿心頭。
--201中隊/陳雲和分享







2012年1月12日 星期四

《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

寒雨不減藝術之熱情

101年一月四日,星期三,寒流來襲,氣溫10度上下,下著雨,401中隊的八位義工來到中山公民會館,支援由吳老師和素素帶領的北美館藝術快地活動。
中山公民會館興建現址,原為民國33年建造,歷史悠久,仿西洋古典樣式的3層樓建築物,早期作為北區憲兵隊房舍。民國90年爭取做為中山公民會館,該館王館長是位年輕活潑美麗又有氣質的女士,當天非常熱忱的接待來賓,北美館翁代理館長及每一位志工。


下午2:30首先由中山公民會館王館長致詞歡迎嘉賓, 接著由北美館翁代理館長致詞,親自帶領啟動101年的藝術快遞活動。 素素一如往常有個非常吸引來賓的開場白:有好聽的, 好看的,好玩的,還有好禮。 素素介紹資深導覽吳守慧,由她配合圖片帶大家進入顏水龍先生的生平及藝術創作。 他的藝術創作優雅、素樸、都會,有油畫、版畫、素描、 傳統手工藝(竹製家具)、公共藝術(大型馬賽克壁畫),建築設計, 不僅代表顏水龍的個人一生形象, 也代表他所要推廣的現代台灣的文化形象。 大家都聽的津津有味,爭先回答問題, 意猶未盡,可惜時間有限,只好結束導覽。 我想來賓們,一定想親自去北美館看展。


DIY版畫製作是接下來的重頭戲, 每人都可自己拓印徐明豐老師的天官賜福及門神版畫各一張在喜氣洋洋有金粉的紅紙上,大家都很滿意自己的作品,有些人要裱起來做年畫,有些人要貼在門上。 有人問素素老師該貼在什麼方位才可升官發財? 這可考倒老師了! 看來素素還得學學風水。
看著大約50位的來賓滿臉笑容帶著自己得意作品及禮物離去,他們似乎都忘了外面的濕冷,我們的心也溫暖起來。 401中隊很榮幸能支援今年第一次的藝術快遞,在大家的合作下圓滿達成任務。
看,負責攝影的楊爸爸幫我們照的照片,八位義工穿上全新的紫色制服,一列排開,吳老師也豎起拇指說「讚!」 有人說我們像復興航空的空姐,我覺得比較像華航的「資深」空姐啦!
401中隊/李孟明 分享(攝影-行政組/楊嘉慶)

2012年1月9日 星期一

《牽手,遊於藝》

狂熱創意的柏林5

怒吼的版畫
一個人在庫黨(Kurturstendam)大街閒蕩,寬敞的紅磚道上,有書報攤、有陳列各種商品的小櫥窗,早晨的街上,行人稀疏。我一邊瀏覽街景,一邊搜尋地址,為的是尋訪凱特‧柯維茲美術館。
凱特‧柯維茲(Kathe Kollwitz 1867-1945)是二十世紀重要女性畫家,一生遭逢兩次世界大戰。早年曾到慕尼黑深造,對當代作家如左拉、易卜生等人的作品產生濃厚興趣,同時也關注社會民主和婦女運動。1890年開始創作銅版畫,1919年,改學木版畫。她的作品充滿社會主義思維,主題總繞著農民與勞工,戰爭、饑餓和死亡。
1891年嫁給人壽保險醫生卡爾‧柯維茲,生育兩個兒子,他們住在貧民區,開辦一所社會主義醫療診所,為貧民治病。
1893年柯維茲首次展示她的作品。一個偶然機緣,她接觸到一部名為《織工》的戲劇,戲中描述紡織工人的反抗行動,這齣戲促使她創作一系列的版畫,作品在1898年展出,結果因為主題充滿了強烈的政治意識而造成轟動和譴責,評審想頒給她金牌獎,卻被皇帝否決了。這系列作品,後來在德勒斯登(1899)和倫敦(1900)都得獎。
1902年,柯維茲以十六世紀德國的農民戰爭為主題,開始另一系列的版畫創作。
1914年,次子戰死沙場,創作中斷。大戰結束,她重拾創作,風格變得較抽象,也逐漸認同左派和平主義。
1922-1923年間,創作了《戰爭》系列。
柯維茲作品的內容和風格,都冒犯了納粹,展出受到嚴格的限制。但她仍繼續創作。
934-1935年,創作了以死亡為主題的系列。
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前一年,逝世於德勒斯登近郊的山村。
美術館並不大,黑白色的素描和版畫作品,簡潔俐落,呈現出強烈的生命力,一刀一筆,彷彿都在為貧苦民眾,發出滿腔的怒吼。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圖:凱特‧柯維茲美術館

2012年1月2日 星期一

《牽手,遊於藝》

狂熱創意的柏林4

在雨中,尋找包浩斯
包浩斯──Bauhaus,是由德文Bau-Haus組成,Bau為建築,Haus是房屋。Bauhaus,存在於1919至1933年之間,為「國立包浩斯學校」的通稱,是藝術和建築學校,傳授並發展設計教育,強調自由創意,包浩斯基本上是以藝術工藝家為中心,所建構的工作坊形式在運作。
這間學校是由德國建築師沃爾特‧格羅佩斯(1883-1969)於1919年創立於威瑪,抽象畫先驅康丁斯基和保羅克利等曾在此任教。第一個設計的建築作品,呈現出「冷,極簡,機械」的意象。之後因納粹執政和經濟因素,幾經搬遷。
1925年,在德紹設置了第一個以新鋼管材料設計的傢俱,並開始以工廠實習為團體操作。
1932年,遷至柏林,1933年在國家社會主義的壓力下解散。
幾位主要人物流亡至美國,美國的黑山學院讓這批包浩斯的教師繼續發揮他們的設計理念和影響力,很快地在建築領域建立起包浩斯的方法與理論。
1945年以後,包浩斯校友馬克斯比爾領頭,設立烏爾姆造型學院,教育宗旨以包浩斯為典範。
1970年初,一組獲得認證修訂的傢俱和現成物上市,這些包浩斯風格的創意,對世界影響深遠。
1996年包浩斯在威瑪與德紹的建築物,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
為了參觀這個創意發想的博物館,清晨,從旅館出發,依照地圖估計半個鐘頭可以抵達。
外子開會去了,我享有一整天的自由活動時間,撐著一支小雨傘,沿著小路漫步。
小街小巷裡有住家、有小形辦公室,還有一家造形別具一格的小旅館。沿路花木扶疏,牆上或路邊不時會出現一尊雕塑,雨,淅瀝淅瀝下著,為寧靜的巷弄,更增添幾分幽靜。徜徉其間,幾乎忘了是身在異國。
來到一組前衛建築的辦公大樓,忍不住前前後後繞了兩圈,窗子細小狹長,柔和的藍色牆壁,在裡面辦公應該會擁有幾分輕鬆心情吧!
走走看看,不知不覺過了一小時,照著地圖,趕緊回到去包浩斯的「正途」上,又花了半個鐘頭,越過一條大馬路,終於來到包浩斯博物館。
路口立著兩支長長的彩色鐵竿,順著小路往裡走,看到幾棟白色造形獨特的房子,轉個彎,便來到色彩絢麗的包浩斯博物館。原來它就在去美術館島的路上,100號公車有經過。
裡面陳列的盡是充滿創意發想的設計和日用成品。創意天馬行空,而產品卻跟人類生活息息相關。將藝術創作的精神轉化成量化的產品,透過產品,引導人們進入藝術領域。
初進去時,不免受到衝擊,慢慢靜下心細細觀賞各種物件,漸漸體會出這個組織的深一層精神,原來,藝術也可以很貼近生活。
在雨中尋找包浩斯,認識了柏林那股狂熱的創意精神。--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