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4日 星期二

《牽手,遊於藝》

與布拉格相遇,在春天2 

晨光中的查理大橋
晨光微微中,我們走向查理大橋,金色的霞光瀰漫在橋塔和雕像上,行人稀疏,整座大橋一片寧靜。
維塔瓦河將布拉格一分為二,橋,便成了連結城市的媒介,其中又以查理大橋最為出色。這座有六百多年歷史的老橋,長五百二十公尺,寬可讓四輛馬車並行,如今成為行人來往小區和舊城的美麗橋樑,無論春夏秋冬,總是遊人如織。我們得享這分清幽安寧,實在是天賜良辰!
橋下,維塔瓦河悠悠流淌,整個布拉格仍在香甜的睡夢中,紅瓦白牆的屋舍,在溫潤的霞光裡,恍如童話城堡透著夢幻般的神秘氛圍。
相較於昨天的擁擠熱鬧,此時的查理大橋有著截然不同的風貌。橋上,那位頭戴黑帽、一身黑色禮服的老先生,依舊專注地吹奏薩克斯風;操弄木偶的大鬍子,手藝還是那樣靈巧;人像畫家,仍然熟練地替遊人畫像。這些藝人,每日來到橋上送往迎來,為遠來的旅客獻出一技之長,給查理大橋增添了幾許藝術人文的風采。
直立在橋兩端的高塔,數百年來盡職地捍衛著大橋;一尊尊羅列兩邊的雕像,也是始終如一地滿懷悲憫,守護著過往行人。
--201中隊/陳雲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