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2日 星期三

《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


記憶、懷舊、學習與教學的拼貼

當知道這次藝術快遞的地點是在市立圖書館的永春分館,特別上網Google地圖一下,才發覺它是座落在松山路與虎林街之間。虎林街,這不是我國/高中時期成長居住的街名嗎?記憶中在國中畢業後,全家遷到虎林街渡過了我高中的歲月,高中後,又搬離了這裡。但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機會再回虎林街。不是不想,實在是找不個理由回去?這次的藝術快遞在這裡,我心中還納悶,不記得這裡有間圖書館,至少當時沒有。
當天,搭上捷運在永春站下了車,出了站,走入虎林街,有點吃驚,怎麼這裡變成了黃昏市集?

踩著這濕溚溚,黏袛袛的路面。空氣中,還充滿著混濁、油膩的氣味?由點失望要在這個環境舉辦「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

走著走著,突然走迷路了,走進一推肉販、菜販的封閉空間,就是找不到入口可以上三樓?也只有開口問路?小販瞇著眼,斜眼打量了我兩秒,告訴我,要出市場,走回虎林街,外面才有入口可以上三樓?
這時,想著,在這裡待過三年,還在這裡迷路,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悲傷找不到路?

上了三樓,瀏覽地形一圈,心中想著,這裡的社區,印象中不曾有與文化有任何事物有關聯?真的要在裡辦「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一眼望去,不在乎就是看報紙,找資料或在進修的同學們?對於今天「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的成績也不免擔憂起來?

不一會兒,吳老師們及伙伴群也都到齊了。雅瑜問我說離2:30PM還有點時間,問我要不要下樓在發發這次快遞傳單,也許還有人會有興趣?當然,我微笑著點頭,也拉著唯一跟我下樓,發著發著,感覺反應並不是不太熱列,一直到快要開場時,有看起來像學生的女孩出現。

她說聽到廣播好奇的問我們是那個單位?我簡單的介紹了北美的藝術快遞的活動,接著,問她是學生還是社會人士?她回答是美術系的學生。我接著問:在學校主攻什麼媒材?她說油畫,我又問她大幾?她說大四?我把藝術快遞的DM給她,跟她說,今天是拼貼畫教學?她竟然跟我說,在學校時,除了油畫外,沒有接觸過其他媒材?

言語上,當然是慫恿她要來聽一聽、學一學,何謂拼貼畫,還以畢卡索為例:說這位大師的作品是如何從寫實到抽象?而他後期的抽象畫,就是有拼貼畫的影子。她聽了聽,點頭表示願意嘗試?我心裡卻想著:不知道該為她高興,還是悲哀?高興的是她還有時間、機會接觸到拼貼畫。若她今天沒有來這裡,不知道她這輩子有無機會體驗何謂拼貼畫?心裡的另一個聲音卻告訴我,太無聊,想太多,也不過是誤打誤撞,難道她會是藝術界中的另一個林書豪?

開鑼啦!首先由傅老師介紹館內珍藏大師級的作品時,我大約看了今天參加研習的觀眾:有媽媽帶著小孩、小姐們、太太們、學生們,就是沒有看到男士?想著:美術推廣教育,最難教的就是碰到一群年紀不一,背景不同、程度不齊的學員?如此一來,教材的深淺、方法很難一概而論,統一施教。但北美館竟然可以用這種方式推廣多年,其中一定有驚奇之處。


到了DIY教學的時間,算算我們302的伙伴群剛好有10位,而講習空間的桌椅也有10桌,所以原則就是,就是一個籮蔔、一個坑,一人負責一桌,也不管一桌坐著幾個人。我負責的那桌,剛好是位妙齡女郎(不是我硬挑的)。開始,我還是以我熟悉的方式教學:所謂引導示的教法:說明今天拼貼畫的主題為動物:要不要試試龍年就拼龍?她直呼太難。我也沒答腔,又跟她提,不一定要以動物為主,人物肖像也可。她也不置可否。看著,想著,她該是有定見或還在構思,隨她吧。走到戴由美負責的那桌,她也跟我反應,這次的參與者,好像都很有定見,很難指導些什麼。想著,也樂得輕鬆。只看到素素不停著到處走動與觀眾群互動,還不時冒出冷笑話,也不停的報告每桌的進度。看著她熱誠的教學,直覺她的認真與付出,是我該學習的地方。

回到我負責的那桌,看她剪下好多心。望著畫面,有山、有樹、有太陽、有光芒,還是以旭日東昇的方式呈現。將心黏在樹上。我直覺的說,您是要表現“愛心樹”,她直點頭。隨手幫著她剪著許多愛心果實黏到樹上,畫面也漸漸充實接近完成。隨口問她,怎麼知道有藝術快遞的活動,她說她是另一班韻律課的學員,剛下課,就被拉到這裡。“難怪您身材這麼好”,我接著回答,她沒接話。

我以一顆大心果實貼到樹上後,接著說,您既然是學韻律舞蹈的,不覺得這副拼貼少了些東西嗎?她疑惑的斜著頭,繼續剪著心心果實。我解釋著說,您不覺得您這幅愛心樹,若能表現愛心果實成熟後,散播到各地,不是使畫面更活潑些?也會更有韻律感,而不只是一幅靜止停格的畫面?她歪了歪頭,同意了我的想法。我們又剪了許多大一點的心心果實,幫忙她貼到畫面的上方,離開一棵顆愛心樹。終於,我們完成了一幅“愛心果實飄向遠方的愛心樹田園畫面”。

到了發表成果的時間,我驚覺發現一位從沒有學過畫畫的51年次的婦人。以簡單、重複的色塊完成了自畫像。我不自覺的問,擁有視覺/美學的天份的她,若年輕時候的她往藝術的這條路發展,不知現在會不會造就一位藝術家?而這次「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的推廣會不會美化她的心靈,開啟她自覺的美感的天分,尤其在這黃昏市場的環境中?想必她應該是住在這附近的社區。而這種感動,不就是藝術快遞要推廣的嗎?


合照完後,大家解散後,我循著虎林街往永吉路的方向走,望著原是一排排鐵路宿舍的地方,現在都變成一棟棟的高樓。這片似曾相識、熟悉的地方,又好像變的很陌生?突然,一陣蒸熟的肉包香氣在空中舞動著,雖然這裡以漸漸黃昏市場的開端,肉的香氣也似乎掩蓋過地面的濕黏感,空氣也不再這麼的混濁、不堪入鼻。這次互動教學的體驗好像如同這陣肉香進入我心中,誰說黃昏市場就沒有機會推廣美術教育?藝術快遞雖然只是開啟每個靈魂個體知性的一面,但有了開始,永遠就不嫌晚,不是嗎?

過了永吉路,就到了我成長三年的老家,我回家了:體驗的教學,熟悉的周遭,這幅拼貼我完成了。
---302中隊/楊雲浩分享(攝影-行政組/楊嘉慶‧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