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0日 星期五

《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

藝術就在社區角落中萌芽

難得出現晴朗溫暖的天氣,秀美、玉桂、文賢三位中隊長與隊員麗華、憚煩、素琴、蕭郁、淑瓊等502的組員提前抵達「王貫英先生紀念圖書館」,協助參與這次精彩難忘的「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活動。

在義工大隊承辦人吳副研陪同下,組員們排列好桌椅後,又忙著到各樓層宣導及邀請觀眾或路人加入即將開始的活動,小小的教室立刻坐無虛席。導覽義工慧美挑出北美館珍藏作品以旅遊景點做代表,為大家做精彩的導覽解說,配合豐盛的獎品,每位觀眾聽得目不轉睛,對於欣賞畫作增加不少專業知識。


重頭戲,是由行政服務團隊的素素教導每位觀眾,利用貼紙創作,素素簡單說明後,大家立即展現豐富特殊的創意,在有限的時間內,各個呈現出令人稱奇的作品,成果豐盛。聽說其中帶著襁褓中嬰兒的母親,對於本館舉辦的「藝術快遞」活動,是忠實的觀眾,已數次報名參加,「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不但可充實大家的心靈,更是親子互動最佳的活動…。
---502中隊長/伊玉桂 分享(攝影/行政組-楊嘉慶)


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牽手,遊於藝》

與布拉格相遇,在春天8

建築上的可愛徽飾

除了林立的高塔和各式風格的建築,布拉格還有不少可愛的徽飾,它們就鑲嵌在美麗建築的門楣上,尤其是在舊城和小區一帶,可愛的圖形令人莞爾。

在1770年尚未引進阿拉伯數之前,為了便於識別,於是在房屋上添加徽飾,大多與從事的行業有關。後來雖然有了編碼,但屋主仍然保留著這些具有特殊意義的徽飾,給建築增添了幾分浪漫趣味。

小區有條詩意的涅魯達街,是為了紀念詩人涅魯達而命名,1845至1857年間,詩人曾住在叫「兩個太陽之屋」的房子,以此地為背景寫了許多短篇故事。這條巷裡還有「紅鷹」、「三把小提琴」、「白天鵝」等等徽飾標誌,徜徉其中,舉頭仰望,你將發現無窮的樂趣。

在查理大橋邊有個「三隻鴕鳥之屋」,當初的主人是個鴕鳥羽毛商,故以鴕鳥的大壁畫做為家徽。1714年,這裡開設了布拉格第一家咖啡館,目前是價格昂貴的餐廳和旅館。

我們看了旅遊書上的介紹,慕名而來這家餐廳用晚餐,生意極好,忙碌的侍者少了體貼和耐心,任由我們瞎摸胡猜,結果是花了銀子又敗興。出了餐廳,兩人連連嘆息:盡信書不如無書。

幸好後來在皇宮旁一家旅館的餐廳,發現了物超所值的美食,午、晚餐時總儘量前去報到,委屈的腸胃終於得到大大的補償。

走筆至此,容我說一聲:向布拉格致敬! (201中隊/陳雲和分享)



101年度義工大隊金彩獎頒獎典禮暨晚會

100年度北美館之友-前大隊長曾萬福先生與翁代館長合影紀念

100年度特殊貢獻金彩獎-獲獎者與翁代館長合影紀念

100年度模範義工金彩獎、績優義工金彩獎-獲獎者與翁代館長合影紀念

100年度績優團隊金彩獎-獲獎團隊501中隊與翁代館長合影紀念




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302蝴蝶效應:記憶修復、潛意識喚醒、記憶跳躍轉換的時光空間


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
一隻蝴蝶在北非拍動翅膀,可能會在地球另一端掀起狂風暴雨:意謂一件事情因為初期微小的差異,造成後續連鎖反應,呈現始料未及的驚人結果.
                                       -渾沌理論.氣象學家Lorenz1972年提出

08年從美回國後,一直都沒有積極參與藝文活動,一方面是家母臥病在床,心懸其身體狀態,無暇參與。另一方面,幾次跟老婆提及這方面的活動,都被婉拒。一直到10年的8月的第三個週末,她突然提要到臺北市立美術館逛逛。我也沒問她為何想到北美館?當天我們就一起到北美館參觀。

說真的,當天展覽的內容我現在也全然忘記,只記得走累了,想到地下室喝個咖啡,卻發現人集沸沸,好奇心驅使前往瞭解。詢問後,才知道當天是招收義工/面試的日子。

內心深處突然啟動參與的感應:心裡想著,回來一直過著照顧家母的日子,生活品質有點單調,藉由當義工也許可以多些時間欣賞臺灣畫壇的近況。當下,沒有猶豫就報名了。這也是啟動我成為302中隊一員的開始。

剛開始每個禮拜值勤,最高興的當然是可以免費逛畫展,只是有時一個人逛畫展時還真有些無聊。一直到有一天,當班值勤點就是在陳界仁的個人大型編年展場。這位一直有爭議的藝術家在中隊內的一般評語都是比較負面?但大家也沒有明說。我也蠻好奇的想要知道理由,但剛到這個環境,人還很生。依稀記得,賀啟英(當時還不知道她的大名),也來看展,直覺告訴她,這位藝術家想要表現的東西太負面了。她直言戒嚴時代,台灣的生活環境、經濟條件都還很差,一般百姓的生活都很困苦。心靈上的創痛也沒有停止過。她不管創作的內容為何,對於社會價值的推動有何助益?應該採取輕鬆一點的生活態度面對生活、看待這個社會。

我當下也好奇的以對立的立場,挑戰她就是因為社會對於藝術創作的冷漠,所以藝術家要以激烈的手法表達自我的理念。她也沒反駁我什麼?而我內心裡一直想要舉個例子說明畫家在1819世紀時,就有畫家藉由畫面訊息的傳遞,關懷社會。只是,當時一直想不起我想舉例的這位畫家的大名?當時,覺得很沮尚,音調、分貝提高了許多。就在當下,被一位參觀的觀眾白了一眼。(所以,觀眾常反應我們義工在會場的聲音太大聲,我也是嫌疑犯之一),回家,馬上翻書,才將我的西洋美術史的記憶裂痕給修復。


答案就是19世紀的西班牙畫家Francisco Goya 的畫作:The Third of May 1808, 內容描寫法國軍隊入侵西班牙集體槍殺群眾的那段歷史。
其實,舉這段回憶不是要說明這段對話有多麼的耐人尋味,因為我相信啟英壓根兒也不記得這件事,我也沒有後來我找到的答案告訴她。

但是這段驅使我不要讓記憶斷裂的互動感應,不就是加入302中隊才可能發生的嗎?否則記憶斷裂、破碎,還會漸漸消失。

若說陳界仁的創作是以宏觀的角度觀看這個世界,那麼,另一位值得我書寫的畫展,就是郭維國,他以心理學微觀的角度剖析中年男性內心潛意識、下意識的幻想世界。

能夠幻想、作夢一直都不是中年男性的特權之一。在生活、家庭的壓力之下常呃殺了我們作夢的權利。看著他的畫作,能夠將心靈帶到作夢的深處,在那裡沒有所謂的社會規範,傳統的束縛。想著,內心裡創作的共鳴會響起。「嘿,他畫的人體結構不是有些不自然嗎?」宋安麗在我旁邊質疑,我說,技巧地提升,畫家本身也有認知,但畫風能引起觀眾的共鳴,這不是每一位畫家都有的功力。 她直覺得還是不喜歡這位畫家,我也以「男女的感官心靈深處有別」的方式微笑的看著她。


說到宋安麗,記得隊裡01年6月辦郊遊到雪霸公園。當天晚飯後,三五伙伴在幾杯黃酒下肚後,大家興致高昂。也不記得玩何種遊戲,只記得結果就是安麗輸了,不光是要罰酒,還要她才藝表演。她當下吊起嗓子,唱起京劇。

我不懂京劇這東西,也聽不出好壞。記憶中,她提及以前常在中華路上的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買票觀賞。「國軍文藝活動中心」點,不就是在中華商場旁!我微笑點頭,記憶卻將我拉回到中學讀夜校的日子,常在下了課,沿著植物園一路走到中華商場去喝個豆漿,然後走到台北車站搭火車,回松山的家。這段記憶中,上演著“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戲碼:搭火車的歲月,因為愛慕一位女同學,陪著她搭火車一路晃到七堵站,然後再反向搭回松山。

這段純純的愛慕,也不知為什麼在那個雪霸國家公園餐廳旁的涼庭情境中被觸動,時空轉移到記憶深處的少年時代?唯一的解釋,也許是酒精的化學變化作祟,酒精能催化記憶深處的效力還真神奇。

該你表演了,安麗打醒我,帶著一點醉意,記憶中講了個很爛的笑話。當下,被噓了許久,但是我一點也不介意。

能夠回憶真的是件美好的事情,但記憶的喚起,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發生的。回憶的片段也許短到只是一剎那,科學的說法是千分之一秒,但那種甜蜜的感覺卻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感受。

這種時光倒流、時空轉換,記憶跳躍的情境體驗,當然也是若沒有加入302中隊,不會發生的事件。 所以,若將時間拉回到義工面試/報名那天,若我沒有在北美出現,若我否定老婆大人的提議。這兩年,我會在那裡?故事的情節肯定要改寫!也不會有我的302蝴蝶效應的啟動。

所以,302蝴蝶效應已經發生嗎?我也沒有肯定的答案。

因為蝴蝶的悸動才開始,那天蝴蝶也許會震動一下翅膀.。如此,才會有效應發生的情境可能。

加入義工大隊後,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蝴蝶效應,您的蝴蝶效應發生沒?我想聽!    (302中隊長 /楊雲浩分享)





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101年三月生日祝賀看板分享

                        主題:我的家庭      製作者:810中隊-陳雅蘭

2012年3月22日 星期四

春季午後的聯誼


3月17日(星期五)下午2點,台中榮民總醫院志工隊由該院社工組組長游育蕙小姐及隊長張寶方小姐率領33位幹部蒞館參觀與交流。首先由導覽中隊鄭慧美做陳澄波展的導覽解說。隨後於圖書室欣賞「義工大隊形象影片」後,與行政服務團隊蕭雅瑜、詹淑惠和呂素珍等人交流。這項彼此隊務之觀摩和交換意見,方是該隊此行最主要之目的。對於本館義工大隊的形象與創新服務,榮總志工隊留下深刻印象,並紛紛提出請益,亦客氣說要將北美館之經驗,帶回去討論與執行。近兩小時的交流,社工組游組長邀請本館義工大隊赴該院舉行「藝術快遞」活動,做為該院30周年紀念節目之一,落實全民美育是義工大隊之目標,所以該隊熱情之邀請我們樂觀其成。
(攝影-行政組/楊嘉慶)



2012年3月20日 星期二

街頭藝人

午後,
行經廣場,陣陣樂聲歌聲迎風而來 ;
數位街頭藝人在樹下盡情歡唱,一幅喜樂的畫面,
行人匆匆充耳未聞,場面超分凉。
或許,
他們唱的歌奏的曲比不上街車人聲,
一刻又一刻,
一位小淑女爭脫牽着她的手在樂隊前,
又一位小先生在喜樂箱前彎腰向前;
不知是好奇的檢視還是投入他的喜樂,
歌手和樂手唱的演奏得更起勁。
微風也停住了......
街頭藝人把歡樂帶到人間,
雖然少了殿堂的華麗,歌手樂手少了名氣的貼紙,
卻真誠用心的演出。
前面的喜樂箱內的喜樂不多,他們付出的喜樂並不打折...
歡樂飄飄人間處處聞 ….
一擲千金的豪氣就是難給一丁點賞金的勇氣 ..
施和受─難,我也是,因為我愛面子.......
和朋友們分享。
---行政組/楊嘉慶攝影分享



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牽手,遊於藝》

與布拉格相遇,在春天7

新市政廳與史梅塔納
每年春季舉辦的「布拉格之春──國際音樂節」,從五月十二日(史梅塔納逝世紀念日)到六月一日期間,世界知名的頂尖樂團、舞團和聲樂家都會應邀來布拉格演出,這期間,布拉格的各個音樂廳、劇院甚至露天廣場,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音樂會或歌舞劇。
依照慣例,會在新市政廳的史梅塔納廳內,演奏史梅塔納的樂曲──《我的祖國》揭開序幕,以紀念這位捷克的音樂之父。

史梅塔納廳位在新市政廳二樓,是布拉格最大的音樂廳,表演台的兩邊各有一組雕塑,一個象徵史梅塔納譜曲的《我的組國》,一個則象徵德弗札克所寫的《斯拉夫舞》。牆壁及天花板上,畫有許多圖畫;豪華小廳裡,有畫家為音樂而作的壁畫,這些都說明了音樂藝術在民族復興所扮演的重要地位。

這座新市政廳,是布拉格新藝術風格的代表作,大量運用馬賽克拼貼、幾何圖形和線條、新式彩繪玻璃,加上樓頂中央三角楣有幅史畢勒所作的鑲嵌壁畫《向布拉格致敬》,使得整棟建築呈現出精緻華麗的風采。

趕在音樂季的尾聲,我們有幸坐在華麗的史梅塔納廳,聆賞優美的音樂。那晚的曲目是鋼琴獨奏,演奏者的技法十分精彩,把拉赫曼尼諾夫的作品,詮釋得淋漓盡致,珠玉般的音符,清脆綿延,直把人的心神引領到優美的時空裡去。

走出音樂廳,天空飄著細雨,熱鬧了一天的查理大橋,漸漸恢復冷清優雅。伴著餘音嬝嬝的步伐,我倆一路漫步回旅館。(圖:新市政廳)
---201中隊/陳雲和分享

2012年3月14日 星期三

《牽手,遊於藝》

與布拉格相遇,在春天6

領受藝術洗禮
布拉格擁有二十多座博物館和近百家藝廊、展覽館,豐富的收藏,令人驚喜。流連其間,往往能夠更深入認識這個城市的文化精神,為我們的旅遊增添幾分細緻樂趣。

◎史坦貝克博物館──第一所大眾美術館
十八世紀末,史坦貝克伯爵創立了這所屬於大眾的美術館,並接受為數可觀的捐贈品。十九世紀時,豪沙醫生遺贈一批荷蘭畫派作品,使得館藏更加豐富;1937年,美術館收歸國有,成為布拉格國立美術館的一部分。
立體派大師畢卡索的《小提琴、玻璃、煙斗與墨水》的畫作,用泥色調堆疊出的層次,洋溢著幾何交響樂。
農民畫家布勒哲爾的《收割》,廣袤的田野上,呈現豐收的歡愉氛圍。
1506年杜勒所畫的《玫瑰園的饗宴》,生動的人物造型,令他一夕成名,是館內的經典作品。

◎聖阿妮絲女修道院──捷克藝術的寶庫
這座位於猶太區的十三世紀哥德式建築,原是女修道院,1960年重新整修成為捷克國家藝廊,收藏十九世紀的捷克藝術,包括敘述捷克歷史與神話的繪畫及浪漫時期的風景畫。
馬尼的《約瑟芬娜像》,線條柔和,是肖像畫的佳作。
席卡尼得的《城市冬夜》,一對母子吃力地在雪中行走,迷濛的色調,使得畫面充滿神秘氣氛。
澤尼塞克的《奧瑞奇與芭澤娜》,描繪的是王子在村姑中點選新娘的故事,畫面生動活潑。
圖:聖阿尼絲女修道院

◎貿易展覽宮──現代藝術的寶藏
二十世紀末,在翻修後的貿易展覽大樓,設立了現代與當代藝術中心,空間寬敞,藉天窗採光。館藏極為豐富,有印象派及後印象派的佳作,也有孟克、克林姆、畢卡索和米羅的作品,更有捷克的現代藝術品。
梅德克的《豪華大餐》,三個饑餓的母子手持刀叉彷彿正在吃大餐,桌上卻是空空如也。呈現出戰後超現實主義風格。
盧梭的《我、肖像、風景》,大師把自己安排在超現實的時空中,是一幅大師僅存於世的自畫像。
法洛瓦的《認知與驚詫》,在一排竹節狀的圓筒上畫了無數隻睜大的眼睛,表現出想一探真象卻又驚詫的迷惘,是一件令人難忘的造形藝術作品。
流連在一幅幅迷人的畫作前,不知不覺已過中午,出來才感到饑腸轆轆。在美術館旁一家披薩店用餐,我和外子點了兩碗熱湯、一客披薩和一份綠色寬麵。
湯味鮮美,披薩餡料豐富,皮則軟中帶Q,寬麵上灑滿小蝦子,滋味棒極了。搭配皮爾森啤酒,兩人吃得眉開眼笑,舉杯慶祝精神盈滿,腸胃飽足。啊,真是旅途中的一份恩典!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2012年3月5日 星期一

《牽手,遊於藝》

與布拉格相遇,在春天5
布拉格與卡夫卡

卡夫卡〈1883-1924〉是生於布拉格的猶太人,一生熱愛寫作,書中大都在描述人的孤立和疏離,在現實中往往容易迷失路途。如《蛻變》裡描寫在共產統治下的布拉格人,清晨醒來變成蟲,暫時失去記憶,逃離慘淡的現實。這種寫作風格,引發了「存在主義」風潮,卡夫卡因此被稱為存在主義先驅。
卡夫卡白天在保險公司上班,晚上便沉迷於創作,生前默默無聞,大部分作品是死後由朋友馬克思博得幫忙出版的,比較重要的如《蛻變》、《審判》、《城堡》等。
卡夫卡一生都住在布拉格,甚少離開家鄉,有時是在舊城區,有時在猶太區,死後葬在猶太墓園。
住在黃金巷二十二號期間,卡夫卡的創作源源不絕。而這個小巷小屋,也因他而大大出名,來到布拉格的旅客,總不忘走一趟黃金巷,真是「巷不在小,有『文』則名」;如今是一間小小的書店,賣一些精美的卡片、文具等,店裡若有四、五個人,便覺難以轉身。
卡夫卡敏銳的天性,對布拉格有著超乎常人的微細觀察,使讀者走在曲折的石板巷弄裡,對作家筆下似虛幻又現實的情境,時有幾分更深切的領會。
圖:黃金巷22號
--201中隊/陳雲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