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302蝴蝶效應:記憶修復、潛意識喚醒、記憶跳躍轉換的時光空間


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
一隻蝴蝶在北非拍動翅膀,可能會在地球另一端掀起狂風暴雨:意謂一件事情因為初期微小的差異,造成後續連鎖反應,呈現始料未及的驚人結果.
                                       -渾沌理論.氣象學家Lorenz1972年提出

08年從美回國後,一直都沒有積極參與藝文活動,一方面是家母臥病在床,心懸其身體狀態,無暇參與。另一方面,幾次跟老婆提及這方面的活動,都被婉拒。一直到10年的8月的第三個週末,她突然提要到臺北市立美術館逛逛。我也沒問她為何想到北美館?當天我們就一起到北美館參觀。

說真的,當天展覽的內容我現在也全然忘記,只記得走累了,想到地下室喝個咖啡,卻發現人集沸沸,好奇心驅使前往瞭解。詢問後,才知道當天是招收義工/面試的日子。

內心深處突然啟動參與的感應:心裡想著,回來一直過著照顧家母的日子,生活品質有點單調,藉由當義工也許可以多些時間欣賞臺灣畫壇的近況。當下,沒有猶豫就報名了。這也是啟動我成為302中隊一員的開始。

剛開始每個禮拜值勤,最高興的當然是可以免費逛畫展,只是有時一個人逛畫展時還真有些無聊。一直到有一天,當班值勤點就是在陳界仁的個人大型編年展場。這位一直有爭議的藝術家在中隊內的一般評語都是比較負面?但大家也沒有明說。我也蠻好奇的想要知道理由,但剛到這個環境,人還很生。依稀記得,賀啟英(當時還不知道她的大名),也來看展,直覺告訴她,這位藝術家想要表現的東西太負面了。她直言戒嚴時代,台灣的生活環境、經濟條件都還很差,一般百姓的生活都很困苦。心靈上的創痛也沒有停止過。她不管創作的內容為何,對於社會價值的推動有何助益?應該採取輕鬆一點的生活態度面對生活、看待這個社會。

我當下也好奇的以對立的立場,挑戰她就是因為社會對於藝術創作的冷漠,所以藝術家要以激烈的手法表達自我的理念。她也沒反駁我什麼?而我內心裡一直想要舉個例子說明畫家在1819世紀時,就有畫家藉由畫面訊息的傳遞,關懷社會。只是,當時一直想不起我想舉例的這位畫家的大名?當時,覺得很沮尚,音調、分貝提高了許多。就在當下,被一位參觀的觀眾白了一眼。(所以,觀眾常反應我們義工在會場的聲音太大聲,我也是嫌疑犯之一),回家,馬上翻書,才將我的西洋美術史的記憶裂痕給修復。


答案就是19世紀的西班牙畫家Francisco Goya 的畫作:The Third of May 1808, 內容描寫法國軍隊入侵西班牙集體槍殺群眾的那段歷史。
其實,舉這段回憶不是要說明這段對話有多麼的耐人尋味,因為我相信啟英壓根兒也不記得這件事,我也沒有後來我找到的答案告訴她。

但是這段驅使我不要讓記憶斷裂的互動感應,不就是加入302中隊才可能發生的嗎?否則記憶斷裂、破碎,還會漸漸消失。

若說陳界仁的創作是以宏觀的角度觀看這個世界,那麼,另一位值得我書寫的畫展,就是郭維國,他以心理學微觀的角度剖析中年男性內心潛意識、下意識的幻想世界。

能夠幻想、作夢一直都不是中年男性的特權之一。在生活、家庭的壓力之下常呃殺了我們作夢的權利。看著他的畫作,能夠將心靈帶到作夢的深處,在那裡沒有所謂的社會規範,傳統的束縛。想著,內心裡創作的共鳴會響起。「嘿,他畫的人體結構不是有些不自然嗎?」宋安麗在我旁邊質疑,我說,技巧地提升,畫家本身也有認知,但畫風能引起觀眾的共鳴,這不是每一位畫家都有的功力。 她直覺得還是不喜歡這位畫家,我也以「男女的感官心靈深處有別」的方式微笑的看著她。


說到宋安麗,記得隊裡01年6月辦郊遊到雪霸公園。當天晚飯後,三五伙伴在幾杯黃酒下肚後,大家興致高昂。也不記得玩何種遊戲,只記得結果就是安麗輸了,不光是要罰酒,還要她才藝表演。她當下吊起嗓子,唱起京劇。

我不懂京劇這東西,也聽不出好壞。記憶中,她提及以前常在中華路上的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買票觀賞。「國軍文藝活動中心」點,不就是在中華商場旁!我微笑點頭,記憶卻將我拉回到中學讀夜校的日子,常在下了課,沿著植物園一路走到中華商場去喝個豆漿,然後走到台北車站搭火車,回松山的家。這段記憶中,上演著“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戲碼:搭火車的歲月,因為愛慕一位女同學,陪著她搭火車一路晃到七堵站,然後再反向搭回松山。

這段純純的愛慕,也不知為什麼在那個雪霸國家公園餐廳旁的涼庭情境中被觸動,時空轉移到記憶深處的少年時代?唯一的解釋,也許是酒精的化學變化作祟,酒精能催化記憶深處的效力還真神奇。

該你表演了,安麗打醒我,帶著一點醉意,記憶中講了個很爛的笑話。當下,被噓了許久,但是我一點也不介意。

能夠回憶真的是件美好的事情,但記憶的喚起,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發生的。回憶的片段也許短到只是一剎那,科學的說法是千分之一秒,但那種甜蜜的感覺卻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感受。

這種時光倒流、時空轉換,記憶跳躍的情境體驗,當然也是若沒有加入302中隊,不會發生的事件。 所以,若將時間拉回到義工面試/報名那天,若我沒有在北美出現,若我否定老婆大人的提議。這兩年,我會在那裡?故事的情節肯定要改寫!也不會有我的302蝴蝶效應的啟動。

所以,302蝴蝶效應已經發生嗎?我也沒有肯定的答案。

因為蝴蝶的悸動才開始,那天蝴蝶也許會震動一下翅膀.。如此,才會有效應發生的情境可能。

加入義工大隊後,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蝴蝶效應,您的蝴蝶效應發生沒?我想聽!    (302中隊長 /楊雲浩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