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1日 星期三

《牽手,遊於藝》

夢幻迷離莫斯科 1

※ 忐忑前進俄羅斯

2000年,為了嚮往已久的「艾米塔吉博物館」,趁著去柏林開會之便,我們夫婦倆規劃了一趟俄羅斯雙城之旅──莫斯科和聖彼得堡。
由於剛開放不久,能找到的資料十分有限,加上對鐵幕世界KGB(格別烏)秘密警察的種種恐怖印象,兩人懷著戒慎恐懼的心,神經始終繃得緊緊的,不敢稍微鬆懈。
下午三點,瑞士航空班機降落在莫斯科SVO機場寬廣的機坪上,停著寥寥幾架飛機,跟一般繁忙的國際機場,截然不同。下了飛機,來到入境大廳,內心不自覺地緊張起來。
在個人等候驗證件的隊伍,排了十幾個人,除了我們兩個東方面孔,其餘都是西方人。大家都表情嚴肅,身軀緊繃,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輪到我們了,胖嘟嘟的女海關員,僵著一張漂亮臉蛋,英語半句不通。把證件交上去,她翻看了好久,突然抬頭大聲嚷著:
「哇啦,哇啦!」
「Sorry?(抱歉)」外子問。
她只是一逕地哇啦,哇啦!
正感無奈,外子靈機一動。
「把機票拿出來給她看。」
我趕緊送上機票,她回過頭去問一位年輕的安全人員,青年點點頭,終於聽見那悅耳的卡喳、卡喳蓋章聲,接著將證件遞出來。呵,終於准許入關了。
好個冷酷、威風的冰山美婆娘!
拉著行李來到大廳,嚇,外面是人聲雜沓,一團擁擠混亂。
很快地找到迎接我們的名牌,是一位嬌小文雅的老太太,看到她臉上溫婉的笑容,終於對莫斯科產生一分溫煦的好感。
她領我們到一根柱子邊,教我們等著,她去找人。不一會兒,帶來一位女士,胖大的體型,讓我看見了典型的俄羅斯婦女;她交給我們兩張火車票。
一胖一瘦兩位女士,帶我們走出大廳等車,一位青年開著私家車過來,老太太對著司機殷殷叮嚀,然後揮手跟我們道別。
司機開車技術不錯,很快在車陣中殺出重圍,平穩地駛向市區。司機會說一些英語,抱歉說塞車。一路上他專心開車,四十分鐘後,順利地把我們送到文藝復興飯店。

※ 神秘紅場初見面

住進房間,打開窗,望見遠方有金色尖頂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啊,克里姆林宮耶!」我興奮得大叫。
他丟下皮箱,衝到窗邊,兩個旅癡就靠在窗邊,笑得樂呵呵。
這個遙遠的鐵幕國家,那層神祕的面紗,終於被我們慢慢揭開了。
旅館每小時有巴士進市中心,到普希金廣場。我們趕上六點的班車,在普希金廣場下車,廣場上,高高挺立著一尊十九世紀俄羅斯偉大詩人普希金(1799-1837)的雕像,一派瀟灑。
沿著高爾基大街走,馬路好大,人行道好寬敞,小商亭林立,賣著各式各樣的商品,兩人愉快地往紅場的方向前進。
俄文的「紅場」有美麗廣場之意,面積九萬平方公尺。原先是個市集地,十五世紀末克里姆林宮城牆完工後,成為俄羅斯的政治中心,從沙皇時代宣告法令、點召閱兵和執行刑罰,到革命勝利後蘇聯舉行大典和閱兵的地方。歷史上的血腥事件,讓人對它存有幾分驚懼。
進了大門,啊,處處充滿了驚嘆號!
左邊的救世主教堂(又稱基督堂),粉嫩的顏色、可愛的造型,宛如童話中的糖果屋;深紅磚色的耶穌長袍堂,一派沉穩典雅;北面的國家歷史博物館,紅磚城牆、白色尖頂,是俄羅斯的傳統建築;右邊克里姆林宮兩頭的尖塔高聳入雲;列寧陵墓,顯得威嚴肅穆。
正前方的聖巴索大教堂,是典型的東正教教堂建築,九個洋葱頭,靜靜佇立在廣場邊,如夢似幻,這座完成於1561年的建築,是伊凡四世(1530-1584),為慶祝戰勝蒙古客山汗國而建。伊凡四世四歲即位,幼時在宮廷中目睹種種鬥爭,漸漸養成殘酷性格,俄國史上稱他為「恐怖伊凡」,為了擁有這獨一無二的美麗建築,下令將設計者的雙眼弄瞎。伊凡四世於1547年親政,自稱沙皇。
還有雇姆百貨商場,是俄羅斯最大的國營百貨公司,雄偉典雅,內部華麗。原是一間罐頭工廠,1912年列寧下令改成國營百貨公司;販售貨品多樣,且不乏世界知名品牌。
這麼多組不同造型的建築,圍繞在寬闊的紅場邊,烘托出紅場的美麗。
基督堂裡正在舉行彌撒,我們入境隨俗,在裡面和虔誠的教徒們祈禱天主,保佑一路平安。
就在這幾組建築間徜徉流連,直到夜幕低垂才離去。
繞過黃色城牆,無名英雄塚旁邊有個大廣場,人潮流動。年輕人手提大寶特瓶飲料,開懷暢飲,或聊天或彈唱,洋溢著青春朝氣,跟路上遇見沉默畏縮的老一輩,有著截然不同的生命樣貌,象徵這個民族開放前進的活力。
在高爾基大街上一家比薩店晚餐,一杯可樂、一盤沙拉、一份蘑菇,加一盤麵團,花去500多盧布。在俄羅斯消費西方物資,有點昂貴。
走回普希金廣場,搭九點半的巴士回旅館;已是晚上十點了,天猶朦朦亮。
(201中隊-陳雲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