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5日 星期二

《牽手,遊於藝》

夢幻迷離莫斯科5

「牙醫」導遊
莫斯科的地鐵以富麗豪華聞名,今天,我們決定去體驗一下。從普希金美術館站到特雷提亞科夫美術館,須轉兩趟車。
買了地鐵票,進到月台,只見一長串地名,高高懸掛在上方,看也看不懂,那些顛顛倒倒的字母根本和英文搭不上線,想問人,沒人聽得懂英文。
半猜半賭地上了車,坐一站下來轉車。正在按圖索「站」,後面突然有人用英語問道:
「Tretyakov Gallery?(特雷提亞科夫美術館?)」
呵,這是一句多麼親切的問話!
我們轉頭看到一位留著絡腮鬍、長得像索忍尼辛、年約五十歲的男士,跟在一群小學生後面,還扶了一位男孩的肩膀讓他先走電扶梯。我們認為他是老師,他招手要我們跟著快走。
沿著長長的電扶梯下去,這是個大站,月台在極深處。壯哉!果真是名不虛傳,像宮殿般富麗堂皇。
車來了,我們跟著他上車,他比兩根指頭,表示坐兩站。車上有位子,我們與他對面而坐,他兩眼打量著我們,我也不時打量他,但一遇到眼神,他便即刻閃開。
「萬一被帶去賣掉怎麼辦?」外子開始擔心。
「光天化日下,兩人有伴,怕什麼?」我強打起勇氣說。
這位「索忍尼辛」發現了我們的疑懼,對外子說:
「Docter(醫師)!」並張開嘴巴,指指牙齒,意思是「牙醫」。
他穿了一件中古西裝、牛仔褲,乾淨清爽,帶點書卷氣,是有點像醫師。
兩站到了,他示意我們下車,跟著他轉來繞去到另一個月台轉車。這又是一個大站,景觀豪華,但裝潢風格與前面那站不同。俄羅斯真是個藝術深厚的民族,能夠把大眾運輸系統,設計得如此美侖美奐!
他又比出兩個指頭。
「兩站到後,再不出去,我們便自己出站去。」我開始緊張了,跟外子商量好。
兩站後,他又領我們到另一個月台,還要轉車?
他說:「One(一站)」。
外子對照地鐵路線圖,確定還要再搭一站才到美術館,於是跟著上車。一站下車,果真往出口(BblxoT)走去,沿路上懸盪的心總算放了下來。原來在普希金美術館那站,我們坐錯了方向,所以要多轉一次車。
出了地鐵,往美術館的方向行去,兩人邊走邊討論該如何謝謝這位「牙醫」先生的幫忙?
「給點小費,會不會傷他的心?」外子提議。
「給就是了,收不收由他囉!」我說。
「該給多少好呢?」他問。
「小費嘛,不就是二、三十元盧布。」我估算道。
外子遞給我二十盧布,要我跟「牙醫」道別時交給他。我手中緊緊捏住那兩張「感恩費」。到了美術館前,我正滿心感激,要伸手與他握別。不料「牙醫」開口道:
「Give me one hundred(給我100元).」
兩人傻了眼,半晌回神問道:
「Rouble(盧布)?」
「Yes(是的).」
我倆鬆了一口氣。
外子付了100盧布,他轉身快速消失在街角。留下呆愣愣的兩個人。待醒轉過來,相對大笑,笑到引起路人側目。
嘿嘿,這可是莫斯科新興的導遊業呢!
他到底是什麼時候盯上我們的?只有「牙醫」先生知道了。
不過話說回來,還真要謝謝他的領路,否則我們不知要在地鐵站裡摸索到什麼時候,才能找到美術館呢!
100盧布,大約等於台幣110元,划算!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