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牽手,遊於藝》

雍容華貴的聖彼得堡 7

※一場華麗的藝術饗宴
到旅館辦好入住手續,便迫不及待趕往冬宮博物館。

參觀博物館常會遇到館藏豐富、時間卻有限的困擾,我們的經驗是先做好功課,再依停留的時間加以取捨,往往能夠盡興而歸。

登上當年各國使節晉見沙皇的豪華約旦梯廊,我們直接上冬宮的三樓,欣賞法國十九世紀後半葉從印象派、野獸派到立體派藝術家的精彩作品。

這裡收藏了十七世紀法國古典主義大師普桑和洛漢的作品;法國十九世紀後半葉及二十世紀初期的精彩作品,莫內的《荷花池》和《倫敦濃霧》等,顯示出大師對藝術不同階段的探索。

冬宮博物館也收藏了不少後期印象派的精品,如梵谷的《麥田》呈現一片翠綠祥和;高更的《大溪地》系列,散發出濃濃的大溪地風情;而畢卡索的三十幾幅畫,顯現出從「藍色時期」進入「粉紅色時期」的脈絡,隱隱中更能感受到大師開創「立體派」的動力。

最最讓人著迷的是野獸派大師馬諦斯,舉世聞名的大幅作品《舞蹈》和《音樂》,流連其間,令人驚嘆連連。當一眼望見《舞蹈》時,差點驚叫出來,五位手牽手的紅色裸舞者,在大塊藍和綠的襯托下,呈現出簡單而強烈的律動;《音樂》的背景同樣是大塊的綠和藍,綠色草地上一位站著拉提琴,一位坐著吹笛,另三位雙手抱膝而坐,引吭唱和,五個人神態輕鬆自如。此外在《紅色和諧》裡,畫家用桌上的靜物、窗外的樹木和下方的一把椅子,巧妙地把紅豔豔的畫面安排得賞心悅目。

啊,藝術的魅力,是如此地迷人!

其他,掛滿三十六展覽廳的義大利畫作;超過一千五百件的荷蘭以及法蘭德斯地區的佳作,尤其是光影大師林布蘭特的《浪子回頭》和《紅衣老人》等;西班牙十七世紀如哥雅和委拉斯奎茲等大師的作品也都在列。

兩個畫癡,流連在寶藏中,一廳又一廳,來回兩三次,猶覺不過癮,臨別時,又從老遠直奔前去,對那些曠世巨作致上深深的禮讚。

其他如「黃金會客室」、「孔雀石廳」和「閣樓」等等,金碧輝煌,一個皇朝的富裕程度,真令人難以想像。富貴而有品味,嘉惠後世,不也是一樁功勳嘛!

啊,藝術就是力量,華麗的裝飾加上豐富的收藏,使它與紐約的「大都會」和巴黎的「羅浮宮」並列為世界三大美術館,更象徵聖彼得堡和俄羅斯強大的國力。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