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6日 星期三

《蘇聯遊記》

風流到蘇聯-10

一個人到蘇聯有一定的危險, 處處都有金色的貓 一不小心 就可能被吃掉, 我人老体弱一把骨頭 要安全些
在莫斯科有不少東正教的教堂, 90%以上的俄國人都是東正教教徒東正教有很多規範, 女士進教堂必需戴帽子或頭巾長袖長裙男的要脫帽儀式來自 a精神的結合中得到喜悅 .... 如基督的降生、 死亡、 復活, 是以基督教的虔誠態度來紀念。
 教堂不只是上帝的家, 在實質上, 上帝也住在裡頭在儀式中沒有樂器對上帝,讚美的人親自唱頌 ;在教堂中 沒有一排排的椅子<, 教徒站着自發性自已吟唱聖詩氖氛莊嚴教堂內不得攝影 以免把靈魂攝走, M6給我幫了大忙 總不能入寶山空手回為此 我應該向上帝道歉、 懺悔 上帝愛世人請上帝赦免我的罪過 ,
----行政組-楊嘉慶 分享

2012年9月24日 星期一

《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


                                      
穿梭在流行藝術與美學之中----松山分館藝術快遞

在父親節的前夕-8/7日午後,踏出台鐵松山站,除了炙熱的陽光,映入眼簾的是一棟棟都更的建築正在大興土木,而牽動著流行服飾文化的五分埔就在附近。
離此不遠處正是這次藝術快遞的活動地點-市圖松山分館。
從未參與過「藝術快遞」的我,在401中隊被賦予支援的任務時,身為中隊長的我毅然挑起協助的工作,之所以有此膽識乃憑藉出發前的說明會。怎奈人算不如天算!蘇拉颱風來攪局,說明會只能在空中進行(透由E-mail),所幸中隊成員均天資聰穎,一場序幕才得以揭開……

步入8樓會場,已有夥伴先行抵達。待所有工作人員全數到齊後,先做工作說明與分配。照慣例由吳老師領軍、素素當總召還有位綽號叫「恐龍」(咦!人長得不像恐龍阿)的導覽員-張國祥老師。在播完義工大隊簡介後,由松山分館李英豪主任開場,整個活動熱烈展開。「恐龍」老師果然不是蓋的,原本擔心帶點艱澀的主題-美的賞析攝影篇開講後肯定有很多小小朋友陣亡(脫逃、睡著……哈!),沒想到在老師生動活潑的引導與帶領,以及小禮物的誘惑下,果然得到熱切的討論與共鳴,嘿嘿連我都不襟想參與回答問題囉。

接下來的藝術創作DIY「相框的製作」乃是配合導覽主題而定。
材料是用館方過期的廣告紙張,顏色多樣、內容豐富。活動開始後,只見小朋友、大朋友(家長)及401中隊夥伴們,大家你一言我一句,你的設計加我的創意,再加上素素的帶動,氣氛異常活絡與熱鬧。

在短短不到40分鐘完成的作品,一看「哇」個個色彩繽紛、創意十足,只能說大家都太優秀了。看著參加者愉悅的表情與開心的笑容,這次「藝術快遞」真的是大成功,讚啦!!!
----401中隊長/陳麗華 分享





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蘇聯遊記》

※風流到蘇联-9
在莫斯科除了紅場 xx宮、 地铁馬戲團這些點一定都會去的, 小女wendy 最有興趣的還是芭蕾、 歌劇、 音樂也都如願而歸, 當地人加上外地遊客, 座無虛席品質實在好。
我雖如鴨子聽雷〝 有看沒有懂〞也大開眼界。
 他家的月亮未必都圓,卻能盡到完美。
令人 印像深刻 ....。
-----行政組-楊嘉慶 分享

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101年9月生日祝賀看板

月圓、人圓、事事圓滿歡樂滿人間

九月份壽星生日海報由810中隊義工:王桂蘭發想創意點,陳貞曦、曾惠珠、蘇子瑄、陳美雪和4位小義工參製作,最特別的是參加親子導覽的小朋友也來開心參與。有這麼多人的祝福,九月份壽星們真是福氣滿滿。


中秋節將於9月底來臨,810中隊王桂蘭義工提議,請嫦娥仙子帶著壽桃降臨北美館為九月壽星們祝壽。超級大月亮代表圓圓滿滿、也是810中隊送給義工壽星們最大的祝福。

除了傳統的壽桃、祝福喜聯,小義工們建議,在北美館內要有國際觀和現代感。因此,在左邊加上A字型蛋糕和英文happy-birthday。

請壽星們有空去翻一翻祝福的話語。

810中隊祝福9月壽星們生日快樂、身體健康;祝您們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金錢數不完………。




《蘇聯遊記》

           風流到蘇聯-8

      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內的沙皇大砲, 前往旅遊的民眾一定會去参觀
        此炮在1586 Andrel Chokhov鑄炮管部份重達40公噸, 炮管長5公尺, 炮管口徑890mm(89公分) ,430年後的今天看耒 仍然是俄羅斯極致工藝的代表作之一
        但當時如此重及如此大的口徑是否曾發射過炮彈?不得而知政治意義應大於實用。 而炮管以下的炮架及前頭的炮彈是二戰之後才加上去的; 大炮比沙皇鐘早了150年, 是目前世界上最粗大的一管, 視為俄羅斯的鎮國之寶也不為過 .....。
      行政組-楊嘉慶 分享

2012年9月4日 星期二

臺北市立美術館義工大隊101年度國外藝文之旅-7

梵谷最後一站

巴黎至奧維(Auvers-sur-Oise),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從繁華的都會逐漸進入寧靜鄉鎮,我們彷彿是一群不速之客,打擾了鄉人之安寧,因為它安宓氛圍陪伴著梵谷(Vincent Van Gogh,1853-1890)人生最後一站,以及他與弟弟長眠之地。他於1890年來到奧維,以三塊半法郎含吃住,搬進Auberge Ravoux旅店兩樓上面不到兩坪的小閣樓。梵谷在只有一個小天窗的閣樓中,住了67天就畫了70幾件作品,畫布都來不及由巴黎弟弟處寄來,就用桌巾充當畫布作畫。

現在旅店一樓是餐廳,二樓則是梵谷文創書店含放映區。付費上閣樓梵谷住的房間,只剩孤單椅子陪著不高的灰牆,右牆壁掛了一幅輸出的反面畫布,上面書寫一段文字,其意是旅店老板期許募款買回梵谷在此畫下的畫作,掛回閣樓房間,以緬懷梵谷的足跡。

在奧維意外發現杜比尼(Charles Francois Daubigny,1817-1878)亦定居此地,這位赴英倫學習風景畫,返國後影響了巴比松畫派((Barbizon School)創作路線,但可惜我們只熟悉柯洛(Corot)和米勒(Millet),對於杜比尼反而很陌生。梵谷於1890年曾取材杜比尼花園庭院寫生了幾幅作品。

來到奧維教堂(L'Eglise),整個小鎮只有我們這一小撮的旅人,小鎮之人真見不著一位,週邊顯得格外清靜,還好從教堂裡傳來鐘聲,讓旅人放心不是誤撞無人小鎮。站在梵谷取㬌的角度,冥想他寫生及扭曲教堂,狂放奔騰創作的形影,是那麼振奮人心之力作。然而於1890年7月27日:梵谷欲在奧維郊區以手槍自殺,經送醫急救,延至29日去世。從奧維教堂後方,途步走過寬闊的麥田,陰雲冉冉,強風颯颯,不停吹打著旅人,打亂了頭髮,不時用手去整理。在麥田右側遠方的茅房,亦曾被梵谷捕捉入畫。大片麥田的近頭,一道厚牆隔著裡外,裡頭是大面積墓園(Cimetiere),靠後面圍牆邊中間處,梵谷與1891年1月12日離世的弟弟西奧(Theo)兩人並列的墓碑,靜靜躺在那裡,忍受著冷凜的風無情吹打。而全世界的有識之士,卻不辭辛勞,跋山涉水,湧進奧維小鎮,來憑弔這兩位摯愛兄弟親情之誼。

奧維公園裡,有一件作品是蘇俄籍當代雕塑家查德金(Zadkine 1890-1967)為行走的梵谷所做的雕像。公園附近則是梵谷曾經寫生過的奧維巿政廳,其建築如今竟然維持如畫般模樣,沒什麼改變。尤其是,鄰近小小巿政廳旁,竟有一間中國餐廳真教人吃驚,飽足了中式午餐時,剎那間,從餐廳裡頭望出去,門外竟然是背著畫具的梵谷,形隻單影匆匆走過。
---義工大隊承辦人-吳世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