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4日 星期二

臺北市立美術館義工大隊101年度國外藝文之旅-7

梵谷最後一站

巴黎至奧維(Auvers-sur-Oise),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從繁華的都會逐漸進入寧靜鄉鎮,我們彷彿是一群不速之客,打擾了鄉人之安寧,因為它安宓氛圍陪伴著梵谷(Vincent Van Gogh,1853-1890)人生最後一站,以及他與弟弟長眠之地。他於1890年來到奧維,以三塊半法郎含吃住,搬進Auberge Ravoux旅店兩樓上面不到兩坪的小閣樓。梵谷在只有一個小天窗的閣樓中,住了67天就畫了70幾件作品,畫布都來不及由巴黎弟弟處寄來,就用桌巾充當畫布作畫。

現在旅店一樓是餐廳,二樓則是梵谷文創書店含放映區。付費上閣樓梵谷住的房間,只剩孤單椅子陪著不高的灰牆,右牆壁掛了一幅輸出的反面畫布,上面書寫一段文字,其意是旅店老板期許募款買回梵谷在此畫下的畫作,掛回閣樓房間,以緬懷梵谷的足跡。

在奧維意外發現杜比尼(Charles Francois Daubigny,1817-1878)亦定居此地,這位赴英倫學習風景畫,返國後影響了巴比松畫派((Barbizon School)創作路線,但可惜我們只熟悉柯洛(Corot)和米勒(Millet),對於杜比尼反而很陌生。梵谷於1890年曾取材杜比尼花園庭院寫生了幾幅作品。

來到奧維教堂(L'Eglise),整個小鎮只有我們這一小撮的旅人,小鎮之人真見不著一位,週邊顯得格外清靜,還好從教堂裡傳來鐘聲,讓旅人放心不是誤撞無人小鎮。站在梵谷取㬌的角度,冥想他寫生及扭曲教堂,狂放奔騰創作的形影,是那麼振奮人心之力作。然而於1890年7月27日:梵谷欲在奧維郊區以手槍自殺,經送醫急救,延至29日去世。從奧維教堂後方,途步走過寬闊的麥田,陰雲冉冉,強風颯颯,不停吹打著旅人,打亂了頭髮,不時用手去整理。在麥田右側遠方的茅房,亦曾被梵谷捕捉入畫。大片麥田的近頭,一道厚牆隔著裡外,裡頭是大面積墓園(Cimetiere),靠後面圍牆邊中間處,梵谷與1891年1月12日離世的弟弟西奧(Theo)兩人並列的墓碑,靜靜躺在那裡,忍受著冷凜的風無情吹打。而全世界的有識之士,卻不辭辛勞,跋山涉水,湧進奧維小鎮,來憑弔這兩位摯愛兄弟親情之誼。

奧維公園裡,有一件作品是蘇俄籍當代雕塑家查德金(Zadkine 1890-1967)為行走的梵谷所做的雕像。公園附近則是梵谷曾經寫生過的奧維巿政廳,其建築如今竟然維持如畫般模樣,沒什麼改變。尤其是,鄰近小小巿政廳旁,竟有一間中國餐廳真教人吃驚,飽足了中式午餐時,剎那間,從餐廳裡頭望出去,門外竟然是背著畫具的梵谷,形隻單影匆匆走過。
---義工大隊承辦人-吳世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