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

臺北市立美術館義工大隊101年度國外藝文之旅-8

追蹤塞尚

「聖維多利亞山是普羅旺斯省的象徵,也是民眾精神上的支柱。更何况,生於艾克斯,長於艾克斯,也死於艾克斯的塞尚,當然會比我們更鍾愛這座山的風景了。因此,聖維多利亞山亦是塞尚心靈中的聖山。」

首次,與阮小姐討論南法之旅時,個人要求安排參訪艾克斯鎮(Aix-en-Provence)塞尚的故居、畫室,以及讓這位大師百畫不厭—「聖維多利亞山」(Mt.Ste-Victoire)。因為,在國中一年級時,為自己買了第一本畫輯,是何政廣先生編撰雄獅出版的「現代繪畫之父:塞尚」。從這本珍貴畫輯中,首次認識了普羅旺斯省首都,保羅•塞尚(Paul Cezanne,1839-1906)的故鄉艾克斯(Aix-en-Provence)。又從黑白圖片中,看到塞尚高挑的畫室,以及他家鄉的噴水池,尤其是「聖維多利亞山」,一直保存在心坎裡,陪著我這位美術青年逐步走進半白之齡。

那天,從文創精品堡壘的聖保羅•德•馮斯(St. Paul de Vence) 經兩小時車程,長途跋涉,抵達了塞尚的家鄉。進入艾克斯小鎮,已是傍晚時分了,但天色仍舊明亮著,讓我一眼就看到「聖維多利亞山」(Mt.Ste-Victoire)的三角山頂,銀白石灰岩層褶曲和斷層形成的山形,異乎尋常之山巒。霎時間,立即意識到它就是孕育塞尚將自然解析為幾何塊面,重要靈感來源之處。透過「聖維多利亞山」不斷實驗和反覆摸索,進而開創立體派之先驅,它變成塞尚心靈中之「聖山」。

隔天一早,來到艾克斯鎮的La Rotonde圓環,矗著建立於1860年古蹟噴水池,中央高聳佇立三座象徵著:藝術、法律和農業女神雕像,藝術女神雕像則面向巴黎之方向。這座鎮中心的大型噴水池旁,樹蔭人行道𥚃,依據一張塞尚蹣跚的腳步,出外寫生的黑白照片,所做的銅像,其面向著圓環噴水池處。大伙興奮急著與塞尚雕像合影,再塞尚常去喝咖啡之處,這家Cafe des Deux Garçons開店於1792年,位於艾克斯鎮中心,兩邊林蔭大道,有古意盎然的小噴水池,泉水清淨明澈,不時有飛來鴿子停駐啜水。這地段好生意佳,又緊鄰塞向住宅只有五分鐘之路程。於是塞尚常於此沈思或邀約13歲年少時相識的左拉(Émile François Zola,1840-1902)暢談啜飲咖啡。據說左拉曾贈送蘋果禮盒給塞尚,好增進彼此的友誼,然而塞尚卻如是說:「我要用一顆蘋果爭服全巴黎。」在此也喝一杯咖啡好讓自己的心靈能與塞尚契合。


再隨著艾克斯設置觀光的路線,跟隨人行道地面上「C」字型銅牌追蹤塞尚(Circuit de Cezanne)的足跡。走過咖啡館,跟著「C」字型銅牌標誌沿著人行道往前走,很快就抵達28 Rue de l'Opera塞尚父母寓所,一棟黃色牆面三層樓建築,1839119塞尚誕生於此。也許塞尚有這樣徫大的父親,讓他全力投入繪畫創作,來造就他藝術的成就。


從La Rotonde圓環起,約15分鐘的車程,可以抵達塞尚畫室(Atelier Paul Cezanne)。塞尚在艾克斯近郊,視野能夠遠眺到「聖維多利亞山」,一個安靜的住宅區域,設置畫室,兩層樓的建築形成方型,一樓陰暗面積不是寛蔽,上了兩樓工作室高挑寛大,右側大大的玻璃窗,陽光大量流洩進來,使得整個畫室相當亮麗,因為光線充裕,真是作畫的好場域。站在畫室木板地面中央,看著舒適的陽光灑滿室內,我猜想孤單的塞尚在此作畫,一定會有心滿意足之感。他用過畫具、靜物、石膏像或工作服,都安然放著好好地,好像畫家暫時離開一下子,我們這群訪客,正等著他回來介紹他的創作。

為了便利眺望和寫生「聖維多利亞山」,塞尚選擇此地設置工作室,根據書籍介紹說,從畫室的大窗戶可以觀察到「聖山」四時的變化。無奈的是,現在他畫室的窗外,卻是繁雜茂密的叢樹,如何能看到「聖維多利亞山」,就得透過您個人的想像囉!不過,塞尚於1906年左右,亦是他日暮之年,在這間工作室,創作目前典藏於費城美術館的《大浴圖》重要的作品。這幅具幾何分割的理念,影響了畢卡索隔年(1907年)《亞維濃姑娘》,劃時代作品的產生。

參訪了塞尚畫室,讓我聯想到在藝專時期,曾去拜訪過前輩畫家楊三郎永和的畫室,兩者很相似,是否我們前輩旅法期間,亦到此觀摩回台後仿建的。但也很特別和意外地,在南法大師之工作室,竟巧遇文建會前主委陳郁秀,她和其南台灣的友人前來拜訪她令尊陳慧坤先生最崇拜的藝術家的畫室。大家很高興能在異鄉遇見故鄉人,並連忙著一起合照。說巧真的很巧,往後幾天,我們還在「嘉德水道橋」,(Pont Du Gard)及亞維儂街道,陸續連著三次相遇,陳前主委搖頭笑著說,在台灣要碰面很不容易,在外國竟然怎麼容易隨時就能遇到。彼此都期待在台北能再相會,她們準備回台灣了,而我們往北而行,去「追蹤梵谷」的足跡。
---義工大隊承辦人-吳世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