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日 星期一

《跨界行旅─攝掠南疆、尼泊爾24 》

寥落高昌故城

站在城門口,一垤高高的土墩上,極目四望,意欲穿越千古,置身高昌古國的繁華豐盛。

遠方,那條光禿禿、赤裸裸的山脈,在烈陽下,紅色的山體,經年滾湧著熊熊烈燄,那就是著名的火燄山。

而近處,周圍五公里,形狀不一的斷垣殘垛,或高或低地,在莽莽荒野中,掙扎著展出他們的遺骸。為遠來的遊客,見證千年前高昌國的繁華強盛。

憑著書中的記載,試圖辨認出,那是市場,那是民居,那是廟宇。

一條通衢大道,從入口處通往城西南的佛寺。

下午,我們就從這兒,乘上驢車,沿著大道,進城去。驢車轆轆前行,揚起陣陣黃沙。黃沙漫漫中,我們行經繁華街市,兩旁民居遺址,歷歷在眼前。

來到城西南,一座宏大的寺院遺址,赫然聳立在眼前。其中有座看似講壇的基座,相傳是玄奘大師,被高昌王熱情留下,在這特設的講壇上,為三百僧侶講經一個月的地方。

盤桓壇前,依稀聽見,聲聲梵唱,繚繞寺院。大師端坐壇上,壇下僧侶,個個凝神諦聽,寺外,居民群集。莫非,大師是上天派來的使者?為高昌國結下一段佛學因緣。

在寺院各處,流連低迴,廣場上,有人騎駱駝溜躂,有人忙著在穨圯前拍照。千古梵唱,化作一縷輕煙,隱沒在漫漫黃沙中。

回程,驢車轆轆,黃塵飛揚,沿途上,不見草木,只見零星的野西瓜,在貧瘠的黃土上,勉力地攤展著瘦弱的蔓葉。

時移空也轉,當年繁華興盛的高昌國,而今安在哉?

夕陽西斜,一陣風,揚起漫漫塵沙,千年故城,益見蒼莽。腳下的土墩,也許曾是豪門宅第,也許曾是市井民居。誰知道呢?都已是千年的塵煙往事了。眼下,它只是地勢略高的一堆土垛罷了。

沉默的古城,荒瘠的四野,只有遊客的笑鬧聲,給這深沉的孤寂,投入些許,屬於人世的生氣。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