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

午後8時的陽光─內蒙印象與博物館參觀記


六月底,我隨著「中華文藝聯誼會」文化交流訪問團赴內蒙,展開為期8日的參訪。對這片過去只在教科書中看過的土地,充滿了好奇。

當我們坐了3小時的飛機直達內蒙首府「呼和浩特」,再乘坐遊覽車到了我們下榻的「香格里拉大酒店」時,我幾乎傻眼。金碧輝煌的大廳,鋼琴師正彈奏著輕柔的音樂、門外的噴水池及兩旁停放的各個名牌轎車、穿著西式制服的行李員和服務小姐殷勤的以北京腔的國語招呼著我們----這是有著大片沙漠和草原的蒙古?

和台北相同的是,三十度以上的高溫,逼得我們這群旅人全副武裝(草帽、陽傘、袖套)始敢與高照的艷陽對抗,開始陸續的參訪活動。

由於大多數的蒙人都信奉藏傳佛教,所以接下來幾天,我們遊覽最多的景點,便是佛寺,像大昭寺、萬部華嚴經塔、五塔寺、美岱昭、五當昭等,皆有數百年的歷史,古樸而莊嚴,絕非現代ㄧ般穿金戴銀庸俗豔麗的廟宇可比。

而在與邀我們來訪的地主「內蒙作家文化協會」舉行座談會,彼此暢談兩岸的文化及藝術發展的現況時,我也趁機做做國民外交,請他們來台時務必到我擔任義工的「北美館」參觀,並保證不虛此行。

第四天終於來到「希拉穆仁草原」,我們拜訪了牧民家庭,品嘗奶茶,觀賞馬術和摔角,參加晚上的溝火晚會,採在軟軟的草地上,睡在簡陋的蒙古包裡----這才感覺來到了過去印象中的蒙古。

令我覺得分外有趣的,是晚間8時在台北已是夜幕高懸、萬家燈火的時分,草原上溝火晚會開始了,但那從清晨6時就露出笑靨的太陽,依然掛在天空展現彩色的餘暉。是對這片草原的戀戀不捨?還是歡迎我們的來訪不忍離去?使大夥兒也感染了祂的活力,隨著強烈的鼓聲和溫婉的馬頭琴聲,在篝火四周唱跳起來。

下一個清晨,我們來到鄂爾多斯境內的「響沙灣」,立於一望無際的銀肯響沙中,彷彿看見搖著鈴鐺的駱駝車隊自天邊行來,將要帶著這群賴在綿綿細砂上或滾或臥,或跑或跳的旅人,走向下一段旅程。

昭君墓只是王昭君的衣冠塚;成吉思汗陵則是一座紀念這位偉人的殿堂,都不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直到進入「內蒙古博物館」,我才眼睛一亮,振作起精神細細觀賞展出之文物。

內蒙古博物館集合了豐富的古文明和強烈的現代元素、地域表徵與民族特色,像是濃縮了中國北方億萬年來生態變遷與草原發展史的ㄧ部「百科全書」。

博物館有三個樓層12個展廳,展出包括古生物化石、現代生物、歷史文物、民族文物等,以”草原文化”為主題思想貫穿全部基本陳列和專題陳列,從宏觀到微觀描述了內蒙古的完整形象,鮮明而引人入勝。

遲遲不捨離去,我驚豔於它展出文物的多元性,和藝術品裝置的瑰麗呈現。難怪當地導覽驕傲的說:「內蒙古博物館是我們自治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和文明程度的標誌。」

短短幾天,我看到了內蒙對過去史實與藝術的維持與呵護,也見著他們求新求變追上時代的雄心。因此,對這個草原、沙漠與五星級飯店、摩天大樓並列的土地,和網路文學不及台灣發達,文藝工作者仍拼命寫出、畫出屬於他們的作品的內蒙,我是感動的,也是敬佩的。
---302中隊-林小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