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White Gods:包浩斯


約七、八月間,前往德國旅行,竟然遇到德國多年來前所未有的最熱時節,在這個並不普遍使用冷氣空調的國家,在今年的夏季中,創下3638度的高溫。就在一個艷陽高照燠熱的午後,我們來到德國一個充滿古典文化氣息的小城市:威瑪(Weimar)。徳國大文豪歌德(Goethe)在此居住了50幾年,寫下偉大鉅作《浮士德》;另一位大文豪,即是寫貝多芬《快樂頌》歌詞的席勒(Schiller),他於1799年遷居此地並終老。沿著「席勒大道」可以接到「劇院廣場」,這裡有座曾頒布《威瑪憲法》的「德意志國家劇院」。劇院前面豎立著一座象徵代表著威瑪的雕像:〈歌德與席勒〉,歌德手持桂冠、席勒手拿詩卷,兩人惺惺相惜,轟立於廣場上。就在這尊雕像的正對面,是建於1995年的「包浩斯博物館」(Bauhaus Musem)。1919年,建築師葛洛庇斯(Walter Gropius,18831969)與一群藝術家和學者在威瑪成立「包浩斯」,主張藝術要兼具「純粹」與「應用」之元素,企圖打破「純粹」與「應用」之間的藩籬,影響了「藝術」、「設計」與「工藝」的發展。


「包浩斯」,在當今西洋美術史或設計史,佔據著相當重要的地位。而「包浩斯」是什麼?從1919年至1928年期間擔任「包浩斯」首任校長和創辦人的葛洛庇斯解釋說:「德文裡bauen這個詞的意思比英文更廣。bauer是農民,bauen的意思事實上更廣,⋯⋯我將這個詞使用於希望在各個領域之中都能接納更多bauen的學校,包含建立人格方面。對,這個詞比英文的architecturebuiding蘊含更廣的意義。這就是Bauhaus這個詞的由來,就是bauen之家,也就是廣義的建築的家。」這所具職業學校的特質,其教育理念强調著「理論與技術結合」。創辦人又說:「由於過去的學校教育與日常生活脫軌,因此我們想要將其重新合而為一。我們想研究什麼是生活中的道具、可以為道具做些什麼、如何消除藝術與生活之間的隔閡。(在包浩斯中)我們首先從工藝著手。」

「包浩斯」在德國推動設計教育理念共計14年,先是1919年在威瑪(Weimar )創校至1925年,再搬遷至德紹(Dessay) 到1932年。又因政治因素搬至柏林(Berlin),最後因納粹成立,在其壓迫下於1933年解散,大部份師生皆紛紛前往美國,再創設計的第二春。然而,今天在威瑪發源地的「包浩斯博物館」,該館雖陳列創校學生的作品,但這座博物館的具三角山牆淡橘色的建築體,實在讓我嗅聞不到包浩斯所彰顯的現代氣息,反而有著保守傳統之氛圍。而真正最具代表包浩斯建築的,當然就是德紹的包浩斯校舍和柏林的包浩斯文獻館。這兩座建築設計皆出自於創辦人葛洛庇斯之手。

已經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德紹包浩斯校舍建築,於19264月開始啓用,外觀運用白色、幾何造型、玻璃牆及平面屋頂,整幢玻璃牆面的設計,已延伸至今高樓大廈之帷幕玻璃。而建築外牆面上,在高處有一行直寫著「BAUHAUS」的黑體字,已成為這幢建築最顯眼的標誌。至於校舍的規畫,其中包括了演講廳、工作坊、餐廳和住宿設備,彷彿像一座中世紀小村落般,可以在這裡一起共同工作和生活。德紹這個小鎮,很有遠見地支持一個現代設計的團隊,在這麼清幽的環境中,設置舒適建築,使之具良好職業學校教育的條件。德紹小鎮也因包浩斯的進駐,得以在設計史上長存不滅。

1964年,已取得美國居民身份並在哈佛任教的葛洛庇斯,為柏林設計他這一生最後的建築作品「包浩斯文獻館」,這幢白色幾何建築,堪稱是經典之作。在綠油油的草坪及高聳樹蔭的後方,映襯著一個個白色如雕塑般長條半圓狀立面體,呈現出漂亮雪白色的現代、時尚及簡潔性。當順著斜坡慢慢抵達門口,進入展覽室,一樣是以斜坡道取代階梯。這樣的設計在柯比意(Le Corbusier,1887-1965)的作品中亦是其特色之一,如他的「薩瓦別墅」就是一例。因此,我自然地將葛洛庇斯與柯比意兩人設計風格,聯想在一起。然而,柏林包浩斯文獻館之白色建築,除了令人為之震撼之外,其相當突出的型體設計,亦深具時代性和藝術性,更深刻地說:「它就是一件藝術品」。

因此,「包浩斯」對於全世界藝術和設計界來說,不僅是必知的符號和偉大的燈塔而已,更重要的其影響力早已深入了現代人的生活,除了玻璃帷幕大樓,還有日常生活的家具、燈飾及扶手椅等用物。

-----義工大隊承辦人/吳世全 分享

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尼泊爾行腳13》


誰來晚餐

暖烘烘的餐桌邊,圍坐了八個人。五位尼泊爾婦女,來自別的鄉鎮,今晚投宿在這裡。她們一邊享用尼泊爾食物,一邊高聲談笑。一位英國女孩和她年齡不相上下的挑伕,低聲討論接下來的行程。加上一個孤伶伶的我。八個人團團圍桌而坐,桌下一盆熊熊炭火,醞釀出一股溫暖融洽的氛圍,驅走了我內心的孤單和寒意。
家人都上卡貝尼去了,只有我昨夜因寒凍無法入眠,今早頭痛欲裂,呼吸急促,擔心再往上爬,恐怕會出現嚴重的高山症。大家商議結果,我停留在江森,其他四人,則繼續往上前進卡貝尼。
這家旅店名叫Majesty,是尊貴的意思。的確是江森鎮裡最豪華的一間旅館。房間裡四面牆壁,都貼上木板隔絕寒凍,櫸木地板上鋪了厚厚的暗紅色地毯,床墊上鋪了一條花開朵朵的厚毛毯,再摸摸那床棉被,啊!如此柔軟蓬鬆,這一切設備,溫暖而舒適。比起瑪法的簡陋寒凍,真有天壤之別。
送走家人,回房鑽進柔暖的被窩,不知不覺間,便墜入香甜的夢鄉。
一覺醒來,神清氣爽,活力全回來了。背起相機,到街上拍照去。
晚上,店家在餐廳升起爐火取暖。 屋外氣溫,低於攝氏零度。屋內八個人,歡喜圍爐,各自享用自己的食物,其樂也融融。
飯後,英國女孩麗茲的挑伕離開了,我們便聊了起來。瘦削的臉頰上,泛漾著被太陽烘烤出來的紅暈。原來,上星期她才剛從喜瑪拉雅基地營下來,前後花了十四天。今天,從波卡拉飛來江森,預計以一星期時間,走另一條健行路線,一路往下走回波卡拉。真是個獨立又勇敢的陽光女孩!
麗茲剛從英格蘭大學畢業,計劃先到國外旅遊三個月,然後再進入職場工作。
「妳一個人跑到尼泊爾,挑戰如此高難度的登山活動,父母不會擔心嗎?」「也是經過一番爭論,才得到的機會。」麗茲笑說。
「目前正戒嚴中,電訊都不通,多久沒跟家裡聯絡了?」從一月下旬開始,尼泊爾政府,為了瓦解反政府組織,而下達戒嚴令,電訊一概斷絕。我忍不住關心起來。
「已經兩個多星期沒打電話回去了,我爸媽一定急瘋了。那妳呢?」一絲擔憂閃過秀麗的臉龐。
「我們是全家一起來,比較不擔心。希望很快會恢復通訊。」我只有如此安慰她了。 
盆火愈來愈微弱,寒意漸濃。我們互道晚安,各自回房去。
在尼泊爾深山中的小村鎮,江森的客棧裡,巧遇一個陽光般的英國女孩,萍水相逢,也許,明天就各奔東西,然今夜交會時互放的光亮,將留在記憶的扉頁裡。人與人之間的緣份,何其微妙!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2013年11月23日 星期六

《尼泊爾行腳12》


黃金豐收            
清晨,在一陣銅鈴叮噹聲中,悠悠醒轉。梳洗過,到餐廳用餐,點了蘋果派加一壺熱茶,好整以暇地慢慢品嚐一個人的早餐。
陽光在窗檯邊徘徊,是個拍照的好天氣。
用過餐,背起相機,出門攝獵去也!
街上,一群騾隊正在卸貨。路旁,有個小小的市集,地上擺著自家種的蔬果。買了幾顆蘋果,瘦瘦小小的,倒也清脆香甜。 
尼泊爾這個國家,群山環繞,山區的交通,多半還停留在原始的狀態。
成群的騾隊,是山中的主要交通工具。所有民生物資,吃的糧米蔬果,睡的床墊棉被等等,都靠騾隊從山下長途跋涉,一一運送上來。
由於山路沒有車子,因此能夠自在地親近壯麗的山河。沿途中,倒是不時會與騾隊擦肩而過。每當耳邊傳來陣陣和諧的銅鈴聲,便知道騾隊要經過了。銅鈴響叮噹,為酷寒沉寂的山路,增添了幾分朗朗生息。
銅鈴聲與騾隊,在山中健行的日子裡,便成為鼓舞步伐的最佳精神指標。
離開江森街道,漸漸往山路方向行去,來到一個小村莊,遠遠地,看見一對小姊妹低著頭,在馬路上來回搜尋,姊姊的肩上背著竹籮筐,不知籮筐裡裝了什麼東西?快步趨前一看,原來裝的是一坨坨的騾糞。
看我舉起相機,姊姊得意地將籮筐挪到前面,指指她的「黃金」戰利品,要求我拍照。我笑著點點頭,連續按下幾次快門,為這對勤勞懂事的小姊妹,留下「黃金豐收」的記錄。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2013年11月22日 星期五

《尼泊爾行腳11》

輕微高山症  

昨夜酷寒,山中物資短缺。民宿供應的棉被,又舊又硬,幾乎沒有禦寒的功能。幸好我們準備了睡袋,全副武裝鑽進睡袋裡,好不容易烘暖了,心跳卻磞磞磞地響不停。腦筋一片空白,就是無法合眼。起床上廁所,再鑽回被窩,又得花一番工夫讓身體溫暖。
愈是睡不著,愈想上廁所,先後起來三四次,搞得寒凍不堪。折騰到一點多,好不容易才朦朦然睡去,三點多又醒來如廁,直到天亮,了無睡意。
早餐桌上,寒凍加上無眠,整個人昏昏沈沈,心情盪到谷底。我提出想留在江森,而不往卡貝尼前進的要求。
要求被討論,但並未作出決議,大家一致替我加油打氣。
早餐後,往江森方向走。這段路程,昨天已走過,頭昏腦脹,根本無心拍照。全心全力放在腳下,邊走邊念「阿彌陀佛」。身心極不舒服,疲憊不堪。
老爸和女兒不斷地給我加油打氣,無奈,油只加到耳朵,卻無法通達雙腳,使它們輕快些。
我要睡覺,我好想睡覺,讓我好好睡一覺吧!
終於回到江森,總算鬆了一口氣。經過一番評估和討論,結果是我獨自留在江森過夜,其他七人則繼續往上走。
目送父子四人的身影消失在山徑中,我回房倒頭便睡。這家叫Majusty的民宿,設備齊全,床被溫暖舒適,不一會兒,便墜入沉沉的夢鄉中。
啊,能夠溫暖地睡一覺,何等幸福!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2013年11月18日 星期一

溫哥華初次自由行

二年前兒子當兵回來,找不到工作,我計畫兒子去加拿大學語文,正規劃時,冥冥中十年失去音訊,移居溫哥華的乾妹妹突然E-mail聯絡,我很吃驚,麻煩她好好照顧兒子,沒想到兒子因已找到工作而作罷!後來我去英國生活,今年初回台後,非常想念她,決定抽空前往探望。她在一家華人牙科診所當助理,工作多年還是領時薪,移民心酸不得而知,因老闆雙十節要回台渡假,休息一個月,她就跟著放無薪假,也成就我這趟旅行!
我沒去過加拿大,開始買機票,規劃行程,我預備停留約三週,一週跟旅行團去落磯山脈及維多利亞島,一週在溫哥華自由行,其餘與乾妹一起出遊或去鄰近美國城市,相信不同旅行經驗,會有不同收獲!
十月十七日(週四)我就由乾妹家素里(Surrey)坐公車,轉捷運 (sky train)自由行,首先買了一日票 (one day pass) ,每張9.75(約台幣300),當天可隨時上公車、搭捷運或乘船(sea bus),這樣規劃票價比較便宜,否則每搭一次公車或捷運一段票是2.5加幣,二段票4.0(溫哥華捷運分三區),不精打細算,交通費超貴!溫哥華sky train,閘門未管制,所以沒買票,也可進入,一旦被查到,會重罰,在旅行溫哥華當中,只被查票一次,所以這國家很信任民眾,但聽說年底十二月要開始閘門管制,捷運已因眾多民眾逃票,嚴重虧損,迫使政府放棄對人民的信任!
 接著我搭Expo line sky train(溫哥華捷運共有三條線)Burrard 下車,我在北美館當義工,我選擇參觀的第一站是溫哥華美術館(Vancouver Art Gallery),希望了解二館之管理及展覽有何不同處?它是加國第四大,也是西部最大美術館,原是舊法院舊址,外觀有引人注目的希臘神殿式的圓柱,面積不大,共四層樓,每層樓有七、八區。一樓大廳有服務台、購票櫃台及禮品店,成人票價加幣10元,學生8(當日一、三樓整修停展,平日是17元、12),比起北美館票價台幣成人30元,學生15元,超貴!一入口,雖有標示導覽時間,但收票員驗票時,同時提醒我,若我需要解說,請於幾點在入口處等,這樣做法,非常貼心。我走到二樓,詢問黑人女警衛,洗手間的位置,她不太熟悉,帶我繞了一圈又一圈,終於找到,我使用完洗手間後,她又帶了一位觀眾來,廁所在隱密角落,又沒明顯標示,沒人帶領,絕對找不到。一層樓只有一位警衛兼工作人員,沒有義工,很辛苦!
因今天安排的行程滿滿,我選擇自行參觀,比較特殊的是二樓展出的是韓國出生,在巴黎及紐約就學的女藝術家Kimsooja作品,展出現代藝術,一區掛滿喜帳,觀眾可碰觸;一區放映2007年拍攝,在印度孟買(Mumbai )人民在街上洗頭、洗澡情形及火車上坐滿人,擠不進車廂的眾多人,只好懸掛在車箱外的危險現象;另一區放映1999年拍攝,有一長辮女子(A Needle Woman)背對觀眾,面對路人,佇立在街頭不動,被路人奇怪注視及議論的街景。四樓展示艾蜜莉·卡爾(Emily Carr)1945年臨終前遺贈予的畫像及圖騰等作品 她被稱為卑詩省(B.C)藝術之母,她出生於溫哥華島,她的作品大多以加拿大西部的印地安人為主題。
特別的是我在二樓看見有隻大獵狗也來看展,我詢問大陸籍警衛,狗可進來美術館嗎?他不清楚,說自己每天要工作8小時,當下他要休息15分鐘,匆匆離去,請我去問別的警衛;另一白人警衛回答我狗入美術館是要經許可的,就如照相般要申請。與北美館不同的是溫哥華美術館中觀眾不能可碰觸的作品,皆用透明框或罩子隔開,其他皆可碰觸,沒有北美館地上常出現的不要越線(Do not over step)的標線。
接著從美術館走到史坦利公園 (Stanley park),溫哥華有100多個公園,它是最負盛名的自然生態公園,占地1000英畝,走了40分鐘,終於到達公園湖泊,有人在餵鴨子,滿滿的森林樹木,接著出現一人騎腳踏車,一人慢跑,因不是假日,寬廣的公園,人煙稀少,經過高爾夫球場到英吉利海灣,海邊人變多,續走了一個半小時,腳也走累了,問路人有公車?得到的答案是這公園我只走了四分之一,要走路到市中心才有公車,水族館、圖騰柱等景點在公園的另一邊,好懊惱沒租腳踏車,輕鬆一遊。
續搭捷運到中國城,這是北美除舊金山外第二大中國城,一走近就看到有千禧牌樓,還很多中國餐廳和食物,沒想到還有紀念國父孫中山的中山公園,問路時外國人也知Dr.孫逸仙,原來國父的故居保留著。走著走著有點迷路,居然走到hasting street,這是乾妹提醒我,晚上治安不太好,有很多流浪漢聚集在中國城的地方,大白天他們不會搶,但會跟你要錢,我看大部份是年輕男人,留著很長鬍子,溫哥華當地外國人認為好手好腳的年輕人為何不去工作?都不會給錢,觀光客想同情他們,最好是給食物或飲料!
為了充份利用一日票,我真是累翻了,也快走斷腿了,不過很高興自行完成初次溫哥華的旅行,收穫多多,當然也要感謝沿路幫助我的人!
---- 722中隊-胡語芳 分享

2013年11月12日 星期二

《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

201中隊十月十六日藝術快遞-神采飛揚長青協會

當收到義工行政團隊,素素總監Mail,希望請我們201中隊支援「文化就在巷子裡-藝術快遞」,我內心總充滿著歡喜,感謝團隊青睞,能給我們201中隊再一次服務的機會,今年至今201中隊已支援4次藝術快遞,行政團隊很週到,每次藝術快遞的行前說明會,素素總監會簡單扼要地告訴大家此次服務的對象與目的,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項,並將活動當天每位參與義工要擔任工作,做了適切的規劃與分工。
十月十六日活動當天下午一點三十分由吳老師率領行政團隊及我們八位201中隊義工們準時抵達活動地點,一到現場素素總監、美雪老師、瓊瑤老師及楊爸爸就著手活動準備簡報所需的東西,而我們隊員就聽從行政團隊經英夥伴的吩咐,將所需DIY活動素材一一備妥。
 活動即將開始之初, 麗華夥伴及我在活動場地入口處,負責接待參加活動的來賓們,並請他們簽名入座,待準備工作一切就緒,二點整就此正式展開今天的活動。此次活動主辦者「台北市神采飛揚長青協會」丁總幹事美倫女士,她是中國廣播公司新聞網「心靈的春天」主持人,而這個活動還是透過她的廣播節目將此藝術訊息發送出去,節目開播的時間是每週一至週六清晨五點十分至六點,這可說是一個專為早起長青不老族所開的節目,這個長青協會就是-老人家服務所,常舉辦健康講座及心靈成長課程...等,他們謝謝美術館的支持及熱誠參與這次活動。接著素素總監代表我們義工行政團隊致詞,她總是以最親切的口吻、最幽默的話語來帶動會場的氣氛,獲得熱烈的掌聲。
 今天藝術饗宴主題就「美的賞析」,由瓊瑤老師以簡報的方式,引領大家導覽美術館的典藏作品「藝術家群像篇」,在此次活動導覽的作品:有郭伯川、劉其偉、莊普、洪通...等藝術家的自畫像,由於她生動活潑的導覽介紹,獲得來參加此次活動來賓的滿堂彩。而接續者瓊瑤老師「美的問答」活動,瓊瑤老師以她先前導覽介紹的內容,用問答方式進行,參與活動的來賓,均相當踴躍舉手答題,而每位得獎者都能獲得美術館致贈的一份精美禮物以資獎勵,最後是由美雪老師所帶領的壓軸活動「美的活動-藝術創作DIY」,大家都能體驗藝術DIY的樂趣。讓參與活動的來賓親手畫出他們心目中的人物,活動剛開始時大家有些許羞澀,不知如何下筆是好,經過我們義工們熱心從旁協助鼓勵與讚美,最後來賓均能開心的畫出他們心目中的作品,美雪老師對他們的作品,不僅多所佳評更讚嘆大家的藝術天份都很棒,我想此刻他們內心一定有著滿滿的歡愉及感動吧!
我覺得藝術作品不該被冰冷地展示在博覽館中,她是有涵養有生命力的,應該是融入普羅大眾的心靈深處,深信經由一場又一場藝術快遞活動的舉辦,猶如將藝文自然地融入人們生活。這應該就是我喜歡參加藝術快遞的原因吧。每次藝術快遞活動結束前,我們全體義工團隊就會集合擺出最優美的姿勢,並把義工團隊旗幟拉齊,讓楊爸爸導演兼攝影,來一張大合照為活動劃下完美的句點,並在大聲隊呼「201中隊棒不棒~!藝術快遞大勝利大成功」的歡呼中,結束了散播真善美的藝文活動。
--201中隊-洪美雲 分享 /行政組-楊嘉慶拍攝

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藝術創造無障礙‧義工服務無國界

協助「信楽吹來的風~台日作品交流展」 感言
信楽吹來的風~台日作品交流展於2011114在台北市士林公民會館首次開展,同時也舉辦了一場台日專家與會的「如何協助心智障礙者藝術發展」座談會。之後巡迴了台中港區藝術中心、清水高中、嘉義新港文化館再回到台北市,共展了五場。今年512在日本滋賀縣陶藝之森產業展示館舉辦了第六場也是最後一場,於69圓滿落幕。所到之處參觀者眾,獲得極高的評價。在日本陶藝之森展出時,觀眾絡繹不絕,滋賀縣長也親臨現場參觀並接受公視記者採訪,對於智障者朋友們的作品大表讚賞,期待今後能有更多、更深的交流。
20112月,在台北國際花博「中日茶道花道交流」會後的宴席上,日本京都宇治萬福寺的林晉堂法師(日本社會福祉法人信楽會青年寮理事長),得知我是台北市立美術館的義工,託我幫忙在台灣辦展的聯繫工作,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當下毫不思索的答應了。
一腳踩進去才知道所謂的辦展不只是找場地掛掛畫而已;首先要找與日本信楽會青年寮相同的智障者服務機構參與作品聯展,很幸運的藉由網路找到了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且迅速得到了肯定的回覆。
為了瞭解台灣對於障礙者服務的情形,信楽青年寮的機構主管走訪了重殘養護中心、庇護工廠等。遴選作品時日本的策展人還特地拜訪獲選的作家,了解他們的創作情形,態度慎重而嚴謹。布展時更是將他們的作品視同大師的傑作般的呈現,決不馬虎行事。第一次與日本機構合作強烈的感受到他們辦展的誠意、對好品質的堅持以及對於作品的尊重,在在令人佩服不已。
未籌辦信楽吹來的風展之前,我對於策展以及與智障者有關的一切是完全陌生的。20115月,初次拜訪信楽青年寮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是除了重度障礙者外,寮生大部分都很純真、熱情、開朗,照顧者臉上永遠掛著親切的笑容,心平氣和。回到國內,陪著日方人員拜訪台灣的服務機構時,才發現原來我們這邊早就有服務障礙朋友們的設施與機構,而且是全台各地都有。
「信楽吹來的風展」首度登場時,風格獨特的陶藝創作與繪畫讓人驚艷不已,不太能相信這些都是出自智障朋友們之手。開幕當天,信楽青年寮帶著他們的藝術家們出席,藝術家們如數家珍的為觀眾們解說自己的作品,雖然他們的表達不能很完整,他們的熱誠令人感動。
本以為台北展完就結束,沒想到因為作品精彩受到好評又應邀到台中、嘉義等地巡迴展出,我的任務也因此持續著。林晉堂法師曾開玩笑的說,我被他拖進了濁流深淵,別想再翻身了。沒錯,為了信楽吹來的風展,我全心全力的投入,無怨無悔,但它不是濁流而是清流。智障朋友們的世界是如此的單純、如此的真,身體的障礙並不能束縛他們心靈的自由。誠如在信楽青年寮陪伴寮生將近50年的林晉堂法師所說的,在許多情況下反而是寮生們療癒了他的心靈,我也從這些朋友身上學到原來生命可以如此簡單,或許他們才是最幸福的。
無疑的,照顧障礙者是極其辛苦的,對於父母而言更是沉重的負擔,但是當這些孩子們有所成就,父母親的欣慰與喜悅將千倍、萬倍於常人。慶忠爸爸凝視慶忠捏陶時的那充滿憐愛的眼神,振緯媽媽在日本信楽開幕式上『今天很榮幸有機會到日本參加盛會,可以說是託兒子-辜振緯的福氣。』的一句話,讓我熱淚盈眶久久不能自已。
由於在日本信楽的展出,這群孩子們的作品獲得極高的評價,因此受到日本育成會的邀約,參加今年109日至1013日在東京舉行的「超越國界與障礙的藝術」展覽,開幕當天日本親王妃親臨現場參觀,以前從不會表達自己的慶忠竟然主動的邀王妃去看他的作品,讓所有人都非常訝異他的進步。
2年多前的一念之「善」,沒想到會有如此的發展,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不過看到這些障礙者能夠因為他們的創作走出家庭,甚至邁向國際,讓世人重新認識他們,肯定他們,一切的努力與辛苦都是值得的。
陪著「信楽吹來的風展」一路走來,收穫最多的是我,由於工作的需要,天天磨練的結果日語更進步了,也結識了許多新朋友,讓我的人生經驗更豐富,生活更多彩多姿。感謝所有合作的朋友們,讓我在北美館的義工服務之外有機會做個跨越國界的義工,達成藝術文化深度交流的任務,特別是不太受一般人關注的心智障礙者的藝術。
信楽吹來的風展讓我們看到了障礙朋友們的潛力,如何協助他們克服障礙,開發潛能走出光明的道路似乎是今後要多努力的方向,希望有更多的有心人加入支持他們的行列。
---302中隊-蕭碧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