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White Gods:包浩斯


約七、八月間,前往德國旅行,竟然遇到德國多年來前所未有的最熱時節,在這個並不普遍使用冷氣空調的國家,在今年的夏季中,創下3638度的高溫。就在一個艷陽高照燠熱的午後,我們來到德國一個充滿古典文化氣息的小城市:威瑪(Weimar)。徳國大文豪歌德(Goethe)在此居住了50幾年,寫下偉大鉅作《浮士德》;另一位大文豪,即是寫貝多芬《快樂頌》歌詞的席勒(Schiller),他於1799年遷居此地並終老。沿著「席勒大道」可以接到「劇院廣場」,這裡有座曾頒布《威瑪憲法》的「德意志國家劇院」。劇院前面豎立著一座象徵代表著威瑪的雕像:〈歌德與席勒〉,歌德手持桂冠、席勒手拿詩卷,兩人惺惺相惜,轟立於廣場上。就在這尊雕像的正對面,是建於1995年的「包浩斯博物館」(Bauhaus Musem)。1919年,建築師葛洛庇斯(Walter Gropius,18831969)與一群藝術家和學者在威瑪成立「包浩斯」,主張藝術要兼具「純粹」與「應用」之元素,企圖打破「純粹」與「應用」之間的藩籬,影響了「藝術」、「設計」與「工藝」的發展。


「包浩斯」,在當今西洋美術史或設計史,佔據著相當重要的地位。而「包浩斯」是什麼?從1919年至1928年期間擔任「包浩斯」首任校長和創辦人的葛洛庇斯解釋說:「德文裡bauen這個詞的意思比英文更廣。bauer是農民,bauen的意思事實上更廣,⋯⋯我將這個詞使用於希望在各個領域之中都能接納更多bauen的學校,包含建立人格方面。對,這個詞比英文的architecturebuiding蘊含更廣的意義。這就是Bauhaus這個詞的由來,就是bauen之家,也就是廣義的建築的家。」這所具職業學校的特質,其教育理念强調著「理論與技術結合」。創辦人又說:「由於過去的學校教育與日常生活脫軌,因此我們想要將其重新合而為一。我們想研究什麼是生活中的道具、可以為道具做些什麼、如何消除藝術與生活之間的隔閡。(在包浩斯中)我們首先從工藝著手。」

「包浩斯」在德國推動設計教育理念共計14年,先是1919年在威瑪(Weimar )創校至1925年,再搬遷至德紹(Dessay) 到1932年。又因政治因素搬至柏林(Berlin),最後因納粹成立,在其壓迫下於1933年解散,大部份師生皆紛紛前往美國,再創設計的第二春。然而,今天在威瑪發源地的「包浩斯博物館」,該館雖陳列創校學生的作品,但這座博物館的具三角山牆淡橘色的建築體,實在讓我嗅聞不到包浩斯所彰顯的現代氣息,反而有著保守傳統之氛圍。而真正最具代表包浩斯建築的,當然就是德紹的包浩斯校舍和柏林的包浩斯文獻館。這兩座建築設計皆出自於創辦人葛洛庇斯之手。

已經被聯合國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德紹包浩斯校舍建築,於19264月開始啓用,外觀運用白色、幾何造型、玻璃牆及平面屋頂,整幢玻璃牆面的設計,已延伸至今高樓大廈之帷幕玻璃。而建築外牆面上,在高處有一行直寫著「BAUHAUS」的黑體字,已成為這幢建築最顯眼的標誌。至於校舍的規畫,其中包括了演講廳、工作坊、餐廳和住宿設備,彷彿像一座中世紀小村落般,可以在這裡一起共同工作和生活。德紹這個小鎮,很有遠見地支持一個現代設計的團隊,在這麼清幽的環境中,設置舒適建築,使之具良好職業學校教育的條件。德紹小鎮也因包浩斯的進駐,得以在設計史上長存不滅。

1964年,已取得美國居民身份並在哈佛任教的葛洛庇斯,為柏林設計他這一生最後的建築作品「包浩斯文獻館」,這幢白色幾何建築,堪稱是經典之作。在綠油油的草坪及高聳樹蔭的後方,映襯著一個個白色如雕塑般長條半圓狀立面體,呈現出漂亮雪白色的現代、時尚及簡潔性。當順著斜坡慢慢抵達門口,進入展覽室,一樣是以斜坡道取代階梯。這樣的設計在柯比意(Le Corbusier,1887-1965)的作品中亦是其特色之一,如他的「薩瓦別墅」就是一例。因此,我自然地將葛洛庇斯與柯比意兩人設計風格,聯想在一起。然而,柏林包浩斯文獻館之白色建築,除了令人為之震撼之外,其相當突出的型體設計,亦深具時代性和藝術性,更深刻地說:「它就是一件藝術品」。

因此,「包浩斯」對於全世界藝術和設計界來說,不僅是必知的符號和偉大的燈塔而已,更重要的其影響力早已深入了現代人的生活,除了玻璃帷幕大樓,還有日常生活的家具、燈飾及扶手椅等用物。

-----義工大隊承辦人/吳世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