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尼泊爾行腳13》


誰來晚餐

暖烘烘的餐桌邊,圍坐了八個人。五位尼泊爾婦女,來自別的鄉鎮,今晚投宿在這裡。她們一邊享用尼泊爾食物,一邊高聲談笑。一位英國女孩和她年齡不相上下的挑伕,低聲討論接下來的行程。加上一個孤伶伶的我。八個人團團圍桌而坐,桌下一盆熊熊炭火,醞釀出一股溫暖融洽的氛圍,驅走了我內心的孤單和寒意。
家人都上卡貝尼去了,只有我昨夜因寒凍無法入眠,今早頭痛欲裂,呼吸急促,擔心再往上爬,恐怕會出現嚴重的高山症。大家商議結果,我停留在江森,其他四人,則繼續往上前進卡貝尼。
這家旅店名叫Majesty,是尊貴的意思。的確是江森鎮裡最豪華的一間旅館。房間裡四面牆壁,都貼上木板隔絕寒凍,櫸木地板上鋪了厚厚的暗紅色地毯,床墊上鋪了一條花開朵朵的厚毛毯,再摸摸那床棉被,啊!如此柔軟蓬鬆,這一切設備,溫暖而舒適。比起瑪法的簡陋寒凍,真有天壤之別。
送走家人,回房鑽進柔暖的被窩,不知不覺間,便墜入香甜的夢鄉。
一覺醒來,神清氣爽,活力全回來了。背起相機,到街上拍照去。
晚上,店家在餐廳升起爐火取暖。 屋外氣溫,低於攝氏零度。屋內八個人,歡喜圍爐,各自享用自己的食物,其樂也融融。
飯後,英國女孩麗茲的挑伕離開了,我們便聊了起來。瘦削的臉頰上,泛漾著被太陽烘烤出來的紅暈。原來,上星期她才剛從喜瑪拉雅基地營下來,前後花了十四天。今天,從波卡拉飛來江森,預計以一星期時間,走另一條健行路線,一路往下走回波卡拉。真是個獨立又勇敢的陽光女孩!
麗茲剛從英格蘭大學畢業,計劃先到國外旅遊三個月,然後再進入職場工作。
「妳一個人跑到尼泊爾,挑戰如此高難度的登山活動,父母不會擔心嗎?」「也是經過一番爭論,才得到的機會。」麗茲笑說。
「目前正戒嚴中,電訊都不通,多久沒跟家裡聯絡了?」從一月下旬開始,尼泊爾政府,為了瓦解反政府組織,而下達戒嚴令,電訊一概斷絕。我忍不住關心起來。
「已經兩個多星期沒打電話回去了,我爸媽一定急瘋了。那妳呢?」一絲擔憂閃過秀麗的臉龐。
「我們是全家一起來,比較不擔心。希望很快會恢復通訊。」我只有如此安慰她了。 
盆火愈來愈微弱,寒意漸濃。我們互道晚安,各自回房去。
在尼泊爾深山中的小村鎮,江森的客棧裡,巧遇一個陽光般的英國女孩,萍水相逢,也許,明天就各奔東西,然今夜交會時互放的光亮,將留在記憶的扉頁裡。人與人之間的緣份,何其微妙!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