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7日 星期五

《尼泊爾行腳16》


        聖湖邊的藏族人家
  這天,去探訪聖湖。從江森機場旁,蜿蜒入山去。
  冬末時節,四野一片枯黃。
  幾度轉折盤桓,眼前豁然開朗。皚皚高山,聳立在眼前。點點蒼松,挺拔在雪坡上,蘊釀出一幅潑墨山水。
  雪山下,靜靜躺著一潭碧湖,那就是藏人尊稱的聖湖。湖邊,住著一戶藏族人家。
  兩個男孩,坐在石塊上,雙腳泡在熱水盆裡,開懷嬉鬧。見客人上門,趕緊衝進屋去通報。
  母親和女兒出來招呼,溫婉中略帶幾分羞澀。屋內零散的家當,隱隱透露出生活的艱困。
  不一會兒,母親提著熱壺,為我們斟上滿滿一碗穌油茶。瞬間,香濃四溢。對看窗外的雪山和聖湖,細細啜飲,味蕾歡躍在香醇濃稠中。
  臨走,將背包裡的糖果,留給乖巧的孩子們。再見了,聖湖邊的大地之子。
  荒山僻野中,能得聖湖守護,何等幸福!
  聖湖邊的穌油茶香,為我們的尼泊爾山中健行,留下酥油茶縷縷香濃的餘味。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

《尼泊爾行腳15》


一顆翡翠典藏在深山中

     原本預計今天要飛回波卡拉,無奈江森機場的山頭,濃霧籠罩。盼呀盼的,就是不見從波卡拉過來的飛機蹤影。
過了十點,確定今天飛不成了,於是決定去探訪聖湖。
出了村落,往機場後方的群山行去。
從公路往下走,迂迴在寬廣的河床間。一帶清淺,潺潺奔流在潔淨的沙石間。導遊拉振和挑伕阿福,在前方探路,尋找狹窄且有石塊可踮腳跨越的河灣。
越過河床,開始往山中爬升。山勢不高,緩步而上,微微喘息中,猶有餘力可以欣賞四周風光。山徑上,偶爾遇見一兩位居民,或趕著一匹馱負木柴的騾子,下山賣錢去。或是肩背籮筐,到鎮上採買物資。
身體開始發熱,脫下羽絨衣,陣陣清風吹來,說不出的冰涼舒暢。
越過一個山頭,一小塊平坦的空地上,聚居著幾戶人家。炊煙裊裊,三五匹騾馬,悠閒地在打盹,母雞帶著小雞,忙碌覓食。三兩孩童,見外人前來,興奮地爬上矮石牆,大聲打招呼。
轉過兩個山頭,聖湖仍不見芳蹤。
「都是光禿禿的山頭,那可能有湖水?」內心開始狐疑。
突然,遠遠地看見大胖對我們猛招手。
繞過山頭,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赫然開展在眼前。皚皚白雪,從巍峨的大山,迤邐而下,綿延到一處平坦空曠地。錯落有致的松樹,不畏酷寒,傲然挺立,蓊鬱的墨綠色,在雪白的山坡上,點出朗朗生機。
上帝用深濃的墨綠,在雪白的大地上,揮灑出一幅蒼勁的潑墨畫。
我鼓起精神,加快腳步向前行。
啊,聖湖!上帝典藏在深山中的一顆翡翠。一潭湖水,優閒安適地躺在群山環抱裡,晶瑩剔透,青翠碧綠。
依藏族習俗,我們順時鐘繞湖一周,敬天畏地,祈求平安。
皚皚雪山,巍峨的身形,投影在碧綠湖水中。雄偉剛毅的形體,化做溫柔的小心翼翼。
此時,已分不出,強的是山呢?還是湖?柔的是湖呢?還是山?
天地萬物,原來有它的共生互補之妙。
終年積雪的冰山,春來溫柔地融解,汩汩雪水,緩緩注入碧湖的心坎裡。
而碧湖,深情款款地,日夜守望著壯偉的山嶺。在荒寂的大地間,有了相依相守的伴侶。
於是,山與湖的存在,便充滿了神聖的意涵。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2014年1月3日 星期五

總統府前的臺北市立美術館義工


清晨四點窗外黑濛濛的已嗅不出跨年狂歡的氣味我不甘不願地起身口中嘟囔著:「奇怪跨年看煙火不找我為什麼元旦升旗就要我去?」一邊穿上厚外套圍巾手套外加口罩今年還多了一群喉頭炎病菌跟著我準備妥當~~出發啦

  捷運站仍然以年輕人居多我仔細打量便裝素顏精神抖擻點點頭我表示滿意畢竟他們是國家未來的希望。走囉!我向他們揮揮手,盡管沒人注意我,我仍然自導自演的領著大夥朝總統府方向邁進。

  舞台上年輕樂團演唱著振奮人心的歌曲---滿意!
  馬總統簡潔有力的演講-滿意!
  三軍樂儀隊精彩的表演-滿意!
  頭頂上成千上萬的小國旗揮舞不停-滿意!
  大型動物玩偶台上台下與民同歡-滿意!
  府前大學生自製的太陽能小汽車四處穿梭-滿意!

  最最開心的是,在曙光乍現時,我穿著臺北市立美術館義工制服站在總統府前,與數萬同胞一起大聲唱國歌,又淚眼婆娑地看著國旗冉冉上升;這一年一次的悸動,是萬萬不捨得錯過的。雖然在此時,覺得自己很渺小,我僅是台灣人民兩千三百萬分之一,也僅是臺北市立美術館義工大隊義工的千分之一,但我卻感到驕傲,生於斯長於斯,深愛這片土地、深愛我所服務的臺北市立美術館!

  103年的元旦,我選擇一早站在總統府前,向每個人問好,向蒼天祈福,為我愛的國家、親友、城市,和希望能永遠服務的臺北市立美術館:願國運順遂,萬事皆吉,人人都幸福!
--302中隊-林小戀 分享 103.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