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6日 星期日

《尼泊爾行腳21》

       
那匹溜溜的小馬

  尼泊爾山區,有幾條大眾化的健行路線,我們走的這條是以江森為中心點,往慕提那方向是上坡路,而往貝尼方向,則是下坡路。
  如果以為下坡路段比較輕鬆,那就錯了。尤其從卡羅巴尼以後,坡度逐漸加大,走起來,可就如人飲水,「甘苦自知」了。
  出發時,馬伕阿亮牽來小馬請我騎上去,以便節省腳力。
  欣然跨上馬背,威風凜凜的馬上英姿,跟昨天在暴風雪中踽踽而行的「驚慌」人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啊,天候左右人的情緒,何其威大!
  揮別卡羅巴尼,大夥踩著輕快的步伐,沿路上,忙著跟村民孩童打招呼,有說有笑地,下山去也。
  陽光普照,透過羽絨衣,傳導入肌理,緩緩融化了幾天來的寒凍,脫下厚重的外衣,整個人頓覺輕鬆爽俐。
  漸漸地,坡度加大了,遇到有石階的路段,兩塊石板間,往往有四五十公分的落差,當馬兒的前腳向下踩時,整個人幾乎要倒栽蔥,嚇得我驚叫連連。
  於是,雙手死命抓住韁繩,雙腿牢牢夾住馬肚,兩眼直視,緊盯著前方的路階。
  「No problem No problem!」阿亮不停地安撫著。
  問題是,他一手牽著馱背包的大馬,一手要掌控我的坐騎,難免會有顧此失彼的時候。
  有次,進入一個村落時,差點碰到門楣。〈藏族習俗,在村莊入口設有白色大門,點綴在山野間,顯得莊嚴而典雅。〉
  另一次,經過大石塊堆疊的路段,為了閃避上行的騾隊,阿亮力扯韁繩,喝令小馬靠右而行,一個閃失,我的膝蓋被尖銳的石塊畫破一個洞,痛得我淚珠在眼眶裡直打滾。
  本來,騎馬是為了讓行程更輕鬆。但是,一個多小時下來,卻是驚險連連,搞得我雙臂酸痛,全身僵硬,膝蓋受傷,更離譜的是,脫下厚手套,赫然發現,手掌竟磨出水泡了。 
  我告訴馬伕,不騎了。跨下馬背,整個人豁然輕快。
  阿亮大概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吧!否則,一路下去,他那匹心愛的小馬,不被韁繩勒斃,肚皮也難逃被夾傷吧!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