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尼泊爾行腳23》

千山獨行俠 

大胖一忽兒走在遠遠的前方,一忽兒停頓在原地,有時是為了扶我過吊橋,多半是催促落後的人,尤其是頭號黑名單上的老爸。
  一百七十八公分的高瘦身形,一件鮮黃登山外套,厚重的黃色背包裡,塞滿了厚厚的地圖書、水瓶以及相機和長鏡頭等各種配備,行走在大山大水間,顯得和諧而又突出。
  「胖,你好像在行軍咧!」每天看他背負這麼重的行囊,忍不住陶侃道。
  「這可是隨身的基本配備呀!」
  的確,累積多年自助旅行的經驗,這樣的負重對他來說,可算是輕鬆的。
  這個自主、熱情的大男孩,渾身充滿了好奇冒險的細胞。大學時期,便利用暑假,背起背包自助旅行去。醫學院畢業後,更花一年時間,作一趟世界之旅,足跡遍及歐亞各國。從尼泊爾登上聖母峰基地營,下來之後,又從尼泊爾搭車進入西藏。
  他恣意地在世界各地遊走,尋找自己對生命的詮釋方法,思索著要成為什麼樣的醫生?一顆不安的靈魂,終於在「無國界醫生組織」〈MSF〉找到安頓。
  西元二OO四年,大胖被〈MSF〉派往西非賴比瑞亞行醫,二OO五年一月底,歷經十個月,任務圓滿達成,平安回來。
  那段無國界醫生的行醫經驗,對他的成長歷程,是個莫大的恩典。在惡劣的環境中,仍堅守本分,常保信心,而終於領悟出,生命存在的最大意義。
  這一趟全家出遊,可說是上天的恩賜。
  透過旅行社,我們認識了恰比,這個台灣女婿是尼泊爾人,有三個兄弟在尼泊爾經營旅行社,經過幾次討論,敲定行程。借著電郵往返,跟遠在賴比瑞亞行醫的兒子敲定出發日期。
  賴比瑞亞在動亂中,大胖能否如期回國,是個未定數。
  老天保佑,兒子的任務圓滿達成,如期回來。才剛放下從非洲帶回的行囊,兩天後又匆匆整裝出發來到尼泊爾。
  尼泊爾五人健行團,終於出發了,由大胖擔任總領隊。
  在賴比瑞亞行醫期間,物資缺乏,餐食粗簡。回來之後,長期被壓抑的食慾,突然甦醒了。這一路上,大胖吃個不停。在加德滿都,如此。在波卡拉更誇張,中午,在旅館餐廳點了最頂級的尼泊爾套餐,質量有二人份之多,看他細細品嚐,吃得眉開眼笑。下午四點多,到費娃湖邊遊覽,看見零食攤,又上前光顧,東挑西加的,乖乖,又是一大碗公吃食。
  「嘿,這小子還真能吃!」我笑著說。
  「在非洲餓壞了吧?」老爸心疼地打量著他的吃相。
  幸好,來到山中健行,除了三餐和自備的限量乾糧,並沒有路邊攤可吃,否則,真擔心他的腸胃會撐爆呢。
  這一路走來,多虧大胖的機智和應變能力,讓充滿變數的行程,得以順利進行,圓了一家人到尼泊爾山中健行的美夢。
  在山中,大家雖然吃了不少苦頭,卻也因為如此貼近這一片壯麗的山水,而認識了深山中,敬天畏地,良善樸實的族群。
  行走山河,讓人開闊視野,心胸平和。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淬煉,這個千山獨行俠,終於體悟到生命更深層的意義。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