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1日 星期一

《尼泊爾行腳24》


吊橋,吊橋,我愛你!

  「幸福啊!」當一屁股坐在板凳上,雙腿不禁發出歡呼聲。
  花半個小時,匆匆用過餐,大胖便催促大家趕緊上路。
  「都已經走了三分之二了,還要這麼趕嗎?」老爸質問道。早上拼命在趕路,沒能盡情拍照,心裡已經有點不爽。
  自從來到山中健行,便喪失了一家之主的主導權,隱隱中流露出大權旁落的失意感。
  「再坐下去,就爬不起來啦!」大胖解釋著。「山中天黑得快,下午還是要嚴格掌控速度。」又是一副鐵面無私的嘴臉。
  「爸,不可以停下來拍照哦!」知父莫若女,小萱提出警告。
  「我有遵守紀律呀!」
「才怪!早上又是你落在後面。」
「那是為了照顧媽咪呀!」
「是偷偷拍照,我們都看到啦!」
「好啦!好啦!不拍就不拍嘛!」已經開始動氣了。
「今晚投宿的村落,有野溪溫泉,早點到,可以去泡溫泉。」大胖宣佈好消息。
「哇!終於可以洗澡了。」眾人爆出歡呼聲。想到那冒著煙,熱騰騰的溫泉哪,大夥打起精神,繼續往下走。
下午的路程,比較平緩了。但是,卻出現一個更恐怖的難題,那就是接二連三的吊橋。
原本隱藏在深山中的河流,現在漸漸浮現出來了。河水奔流在群山間,從這座山,轉到那座山,阻隔了山與山之間的交通。而吊橋,便串起了彼此之間的往來交通。
有懼高症的我,這下可慘了。
才出發不久,便遇到一條寬闊的溪澗,水勢充沛,往下急衝,萬馬奔騰般的轟轟聲,迴盪在山谷間。一條老舊的吊橋,高高懸在半空中,木板有些已經脫落,行人得瞄準木板處,小心前進。
我嚇得大叫,遲遲舉足不前。最後是搭著大胖的肩膀,由他做前導,後方則由老爸搭肩一路護送前進。
「媽,向前看,快到囉!」我全身幾乎癱軟,被半拖半推著前進,口中不斷誦唸「阿彌陀佛」。
感謝佛菩薩保佑,終於平安地通過了一座驚險吊橋。
整個下午,就這樣不斷上演著前拖後推的「護駕」戲碼。惹得過往行人,側目相看。 
---201中隊 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