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尼泊爾行腳27》

沐浴驚魂

  黃昏時,來到塔托巴尼,短短的街路上,商店林立,三兩遊客流連店前,呈現出小小的觀光景象。
  今晚投宿在一家較大的旅店,辦好手續,工作人員領我們上樓。我的媽呀!房間是在三樓,我的一雙腿,開始耍脾氣了。勉強背上背包,扶著牆壁,一階慢似一階地,緩緩往上爬。偏偏台階落差極大,每一抬舉,都沉重無比。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進得房間,說時遲,那時快,背包一丟,整個人便攤平在床上。
  「啊!好舒服!」腰部以下,直到腳底,開始在隱隱抽痛。
  三位男生敲門進來,寄放護照等重要物品,因為他們房間的鎖不牢靠。
「泡溫泉囉!」老爸興沖沖吆喝道。
「你們先去吧,我要休息一下。」我動也不動地回答。
長途跋涉,加上吊橋驚魂,身心疲憊不堪,不知不覺間,沉沉睡去。
「媽,我們也去泡溫泉吧!好久沒洗澡了。」迷朦中,被女兒叫醒。說的也是,自從進入山中,物資缺乏,店家無法供應熱水,水龍頭流出的水,冰凍刺骨,連洗臉都是用濕紙巾擦抹了事,更別提洗澡了。
前幾天,海拔高氣溫低,不洗澡還能忍受。今天陽光熾熱,又長途跋涉,已經囤積了滿身臭汗,能好好泡個溫泉,該是無上享受。
我鼓足力氣爬起來,上廁所。
「哇─」坐下馬桶的剎那,慘叫一聲,嚇得女兒推門察看。
「沒事,我的腿蹲不下去。」坐上馬桶,悶哼連連。
原來,操勞過度的雙腿,已變成硬梆梆的鐵腿,一個彎曲,便疼痛難當。 
下樓到櫃台索取毛巾,工作人員堅持一個房間只供應一條,剛才已經被男生拿走兩條,說什麼都不肯再給。
我們帶來的毛巾,放在馬伕保管的大包裡,無法取得。
小萱回房拿了兩塊擦汗的小方巾,拖著蹣跚腳步,母女倆泡湯去也!
山中的夜來得快,天色已黑暗,正好增加隱密性。
偏偏摸錯路,誤入一條漆黑小泥路,兩人愈走愈心寒,只好回頭。向商家詢問,雞同鴨講,比畫半天,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打道回旅館。
強烈向旅店要求供應熱水,辛苦爬回房間,水龍頭果真奇蹟似地冒出熱水。
小萱快速地享受了沐浴之樂。
換我進去,才接了半桶熱水,竟然變成冰水,把熱水瞬間調成一桶冷溫水。我當機立斷,趕緊沖洗。然後用小方巾從頭擦到腳,感覺體溫在快速流失,牙齒顫得咯咯作響,衝到床邊,迅即套上衣服,戴上帽子,鑽入被窩裡,仍然抖個不停,半小時後,才漸漸回暖。
赫,真是一場沐浴驚魂!在攝氏十度的天候,一桶微溫的水,一方小毛巾,差點演出奪命的失溫記。這場沐浴經驗,終身難忘!
三位男生回來了,人人手腳通紅,容光煥發,「臭男生」變成「香男生」,羨煞人也。
原來,從對街的一個商店穿過去,就是露天溫泉浴場了,因為語言不通,竟跟它擦間而過,可惜!可惜!
201 -陳雲和 分享

2014年5月26日 星期一

美西行腳(三)━誰憐青山白了頭



為了一償外子的宿願,忍著背傷陪他於返台前參加了「黃石公園6日之旅」。拿到行程表才發現一路上加了許多令我們驚喜的景點。
 
從舊金山出發,操著一口破英文坐飛機到丹佛,幾經輾轉總算找到這次旅行團的導遊―來自臺中的黛安娜,才鬆了一口氣。這次由加州出發要經過四個州至猶他州的鹽湖城,再自行搭機返舊金山,對加起來超過140歲的我們來說,可是項艱鉅的挑戰呢!
 
在丹佛市郊的「紅岩公園」,坐在可容納五千人的露天搖滾樂劇場裡,我想像自己穿著嬉皮裝跟著瘋狂音浪盡情搖擺;在市政廳裡我彷彿看見神情激昂的議長用力敲下議事槌;在香岩城[西部牛仔之鄉]裡我們進入酒吧假扮賭徒玩著吃角子老虎;在總統山麓仰望四位美國最著名總統的巨石像,那鬼斧神工的雕刻,於雄偉的山崗上留下不朽的傑作,讓我嘆為觀止!
 
離總統山不遠的瘋馬巨石,則是為紀念印第安戰神瘋馬所刻,完成後將是世界上最大的雕塑。下一站我們來到西部舊淘金重鎮枯木鎮,這裡的酒吧連門把都雕成雙槍,據說當年神槍手傑克所向無敵,卻在酒吧裡玩樸克牌時不慎被人擊斃。
 
懷俄明州最出名之景點應屬「魔鬼峰」了,高聳奇特的山峰也流傳著一個七位姊妹被變熊的弟弟追趕,逃到逐漸升高的魔鬼峰上,祈求上帝拯救而變成北斗七星的故事。
 
第四天一早我們終於到達黃石公園,雖然一路上已看多了點綴著白雪的遠山,但一進這座美國第一的黃石國家公園,大家仍被眼前的景觀震攝住了――道路兩旁、參差不齊的青松、大小不一的木屋都被愷愷白雪覆蓋著,以為到了冰雪世界。一轉彎卻又看到一個個冒著熱氣(或泥漿)的小噴泉,與由各種顏色礦石形成的小水潭互相依傍,遠望白了頭的層層山巒,四周煙霧繚繞,彷彿走入幻境,已分不清自己是童話裡的公主,還是電影魔戒裡的森林精靈?
 
當旅行團分配我們住進樸質的小木屋時,我真樂瘋了!好想披上斗篷到森林裡去撿木材生火取暖,即使這裡沒網路,手機也收不到訊號,誰會在乎呢?
 
舉世聞名的「老忠實噴泉」每90分鐘噴發一次,巨大的水柱直上雲霄、浪漫迷人的黃石湖把雪山的倒影映得如同風景畫片、雄偉秀麗的大峽谷、萬馬奔騰的黃石瀑布、神祕靜僻的森林小橋、野牛麋鹿黑熊與許多罕見鳥類不時出沒,同團的旅伴跟我一樣多數時間保時緘默,在這一幅幅讓人心靈震撼的美景面前,誰願意以多餘的言語去破壞如夢如幻的氣氛呢!
 
翌日,無情的時間將我們帶離了意猶未盡的黃石公園。我想這段美麗的回憶將會伴隨我許多年,直到某年某月某日與它再度相會之時。

302中隊林小戀 分享


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

美西行腳(二)―山稜海畔,鎖住浪漫



 在帕多市女兒家附近閒逛了幾日我們開始往較遠的地方探訪。向當地的華人旅行社報了幾個行程,出遊前先到女兒工作的史丹佛大學重遊。

*史丹佛大學
這座美國排名前五位的大學,已有百多年的歷史。先不論它的電腦工程科技居全美之冠,光是碩大的校園(裡面還有販賣各種名牌精品的大型百貨公司)就令人常常迷路。古老的鐘樓、博物館、羅丹雕像園區、新穎的大圖書館…因為清風、綠茵、繁花、樹影、紅磚小路、噴泉水塘的吸引,使我們花費整天時光都無法逛完呢!

    優勝美地
「優勝美地」原為印第安語,標高數千至一萬英哩,1890年10月1日正式成為美國國家公園之一,很快便成為極受歡迎的觀光勝地。裡面有兩百多種鳥類、數十種林木和岩石,最熱門的景點包括規模居世界第七的新娘面紗瀑布(瀑布分三層非常壯觀),視野最佳的船長岩,加上不時突然出現的花鹿、、山羊、浣熊(可惜當天沒看到山獅、黑熊),使我行進間寧願淋著霏霏細雨,也捨不得被傘擋住視線。

    赫氏古堡
仿歐式城堡建造的赫氏古堡是美國報界大亨喬治的產業之一,雖然成立不過百年稱不上古老,但內部的陳設和家具卻各個大有來頭、古意盎然,極為富麗堂皇。在堡中電影院裡觀賞到落成之初邀請的如卓別林等政商名流和藝人,其奢華的排場只在歐美的復古電影中才看得到。我好喜歡徜徉於古堡的花園中,美不勝收的花卉樹木,恰當的出現在最佳幽曲小徑的兩旁,還有夢幻般的木屋和花房,莫非這裡住著的是花仙子?何時我才能有緣結識?

    十七哩海岸
加州是美國第三大州,有14個台灣大,除了多山也面臨太平洋,17哩海岸應是其中最美的一段了。這天我乘坐遊覽車先到漁人碼頭(比舊金山的漁人碼頭小一些),主要是欣賞大大小小漁船和遊艇,品嘗可口的海鮮料理,卻意外碰上當地舉辦的骨董車大展,只見各式各樣顏色鮮豔的骨董車羅列場中,令我們目不暇給,拼命搶拍,這個機會真是太難得了。

 因為景點太多,第二站的﹝蒙特麗灣水族館﹞只有一個半小時可逛。展廳分為三層,在巨型玻璃水箱裡有大如豹鯊和狼鰻,也有少見的海雀及海鴉之類的潛水鳥;有魅力十足的企鵝家族,也有優雅飄緲的水母群。

 接著我們走了名人休閒園區(包括克林伊斯威特的別墅)、孤獨的伯斯樹、水天一色的海灘…處處驚喜處處不願離去。

 背起行囊,我不是個倦遊的旅人,過幾天還有個更大的旅程(黃石公園6日遊)等著我去挑戰。所以我那可憐的開刀不久尚未復原的脊椎,只好等返回臺北再好好休養了!
----302中隊 林小戀分享

2014年5月15日 星期四

《尼泊爾行腳26》

     哇,塞「騾」啦!
  行過小山村,一路裡,青蔬黃橘,春光無限好。
  終於,來到檢查哨。長長的吊橋邊一處空地上,有個防空壕似的水泥房子,崗哨就設在這裡。除了負責檢查的士兵,周圍高處,站著三四位荷槍實彈的士兵,目不轉睛地瞄準過往行旅。
  我們抵達時,吊橋正輪到對岸的行旅通過。長長的騾隊,依序走在狹長搖擺的吊橋上。那不疾不徐的步伐,比起我的扭曲身影,真是優雅多了。
  在橋頭,行人一律得出示身分證件,背包也被仔細翻查。
  兩位士兵,手握尖刀戳入騾背上的包袱,以判斷是否有暗藏槍械,確定安全無虞,才給予放行。
  輪到這頭的行旅接受檢查,外國遊客只需出示登山證,便可放行。本國人民則嚴格檢查。〈離開尼泊爾後,才得知有毛派份子潛入山區,伺機行動。〉
  檢查後,列隊通過吊橋。
  這是一條高高懸在深谷上的長吊橋,我又被前引後擁,誠惶誠恐地緩緩通過。
  過了吊橋,才大大鬆了口氣,沒想到,艱難的行程,才正展開呢!
  前面的路程,盡是懸崖峭壁,騾隊接二連三地,不是迎面而來,便是從後方越過。
  你得緊貼著崖壁行走,山壁上的流水積在路上,加上騾匹的屎尿,攪和成一地的泥濘騷臭,往往一個不小心,便踩入爛泥中。還有,跟騾匹擦身而過,得忍受牠們身上的羶臭味。銅鈴依舊響叮噹,只是少了欣賞的距離,便失去那份美感。叮叮噹噹的鈴聲,變成危險逼近的警訊。
  有時兩大隊騾匹交錯而過,幾隻迷糊的搞錯方向,主人還得使勁把牠們趕回來。
  遇到太擁擠時,根本沒人容身處,只好暫停在寬一點的路邊,靜待騾隊經過。
  赫!難道尼泊爾的騾隊,全都擠到這兒來了嗎?那壅塞的情況,簡直就是台北尖鋒時段塞車的翻版。
  嘿!今天可真開了眼界,在深山中,塞騾啦!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


2014年5月5日 星期一

美西行腳(一)-公園湖畔與雁同醉


    四月底揮別溼熱的臺北,我們老倆口坐了12小時的飛機,來到北加州灣區Palo市的女兒家,展開一個月的探親訪友之旅。
 
    我們的計劃是以女兒家為起點,由近而遠與表姐弟、老友、外子氣功班的學生歡聚,共度母親節和外子壽誕,再到黃石公園旅遊,最後由舊金山搭機返台。

    抵美第二天,清晨六點我們便被燦爛的加州陽光喚醒,甫出家門鄰居屋前爭先怒放的各色玫瑰,頻頻向我們點頭致意;邊吃著後院剛摘下來的枇杷,我們緩步走向當地著名的「海岸公園」。

    外子所以把海岸公園列為此行第一站,是急著想去探視他的老友之一大雁家族。當我好整以暇的拍著一棵棵俊俏的林木、一叢叢嬌豔的花卉、一張張孩童的笑顏時,他已迫不及待的尋到了目標,開心的嚷著:「快來看!兩年前牠們只是一家四口,現在有八隻小雁共十口了,真懂得增產報國呀!」看到我們坐下跟牠們打招呼,其他的大雁家族也紛紛走來,一點也不怕人,甚至看見小朋友們在玩遊戲還想過去參一腳,惹得孩子們驚叫連連,陪同而來的大人們則拍手大笑,整個公園顯得格外熱鬧。
 
    玩累了,雁群家族一個個由媽媽帶領著走進湖中開始戲水,雁爸爸則殿後擔任保護者。每個家庭各有領域、壁壘分明,如遇落單的大雁想要靠近,公雁便兇狠狠的與對方扭打,直到對方落荒而逃為止。

    坐在草坪上放眼望去,水天共一色,連高聳的樹木,都是碧澄澄的。雁聲四起,水面曼妙起舞、大人或慢跑或談笑、孩童們嬉鬧遊戲。也許是時差的關係,我的眼睛慢慢瞇起來,空氣裡彷彿滲了美酒,我醉了嗎?與雁同醉,也許會作個好夢吧!

 ---302中隊-林小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