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5日 星期四

《尼泊爾行腳26》

     哇,塞「騾」啦!
  行過小山村,一路裡,青蔬黃橘,春光無限好。
  終於,來到檢查哨。長長的吊橋邊一處空地上,有個防空壕似的水泥房子,崗哨就設在這裡。除了負責檢查的士兵,周圍高處,站著三四位荷槍實彈的士兵,目不轉睛地瞄準過往行旅。
  我們抵達時,吊橋正輪到對岸的行旅通過。長長的騾隊,依序走在狹長搖擺的吊橋上。那不疾不徐的步伐,比起我的扭曲身影,真是優雅多了。
  在橋頭,行人一律得出示身分證件,背包也被仔細翻查。
  兩位士兵,手握尖刀戳入騾背上的包袱,以判斷是否有暗藏槍械,確定安全無虞,才給予放行。
  輪到這頭的行旅接受檢查,外國遊客只需出示登山證,便可放行。本國人民則嚴格檢查。〈離開尼泊爾後,才得知有毛派份子潛入山區,伺機行動。〉
  檢查後,列隊通過吊橋。
  這是一條高高懸在深谷上的長吊橋,我又被前引後擁,誠惶誠恐地緩緩通過。
  過了吊橋,才大大鬆了口氣,沒想到,艱難的行程,才正展開呢!
  前面的路程,盡是懸崖峭壁,騾隊接二連三地,不是迎面而來,便是從後方越過。
  你得緊貼著崖壁行走,山壁上的流水積在路上,加上騾匹的屎尿,攪和成一地的泥濘騷臭,往往一個不小心,便踩入爛泥中。還有,跟騾匹擦身而過,得忍受牠們身上的羶臭味。銅鈴依舊響叮噹,只是少了欣賞的距離,便失去那份美感。叮叮噹噹的鈴聲,變成危險逼近的警訊。
  有時兩大隊騾匹交錯而過,幾隻迷糊的搞錯方向,主人還得使勁把牠們趕回來。
  遇到太擁擠時,根本沒人容身處,只好暫停在寬一點的路邊,靜待騾隊經過。
  赫!難道尼泊爾的騾隊,全都擠到這兒來了嗎?那壅塞的情況,簡直就是台北尖鋒時段塞車的翻版。
  嘿!今天可真開了眼界,在深山中,塞騾啦!
---201中隊-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