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尼泊爾行腳27》

沐浴驚魂

  黃昏時,來到塔托巴尼,短短的街路上,商店林立,三兩遊客流連店前,呈現出小小的觀光景象。
  今晚投宿在一家較大的旅店,辦好手續,工作人員領我們上樓。我的媽呀!房間是在三樓,我的一雙腿,開始耍脾氣了。勉強背上背包,扶著牆壁,一階慢似一階地,緩緩往上爬。偏偏台階落差極大,每一抬舉,都沉重無比。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進得房間,說時遲,那時快,背包一丟,整個人便攤平在床上。
  「啊!好舒服!」腰部以下,直到腳底,開始在隱隱抽痛。
  三位男生敲門進來,寄放護照等重要物品,因為他們房間的鎖不牢靠。
「泡溫泉囉!」老爸興沖沖吆喝道。
「你們先去吧,我要休息一下。」我動也不動地回答。
長途跋涉,加上吊橋驚魂,身心疲憊不堪,不知不覺間,沉沉睡去。
「媽,我們也去泡溫泉吧!好久沒洗澡了。」迷朦中,被女兒叫醒。說的也是,自從進入山中,物資缺乏,店家無法供應熱水,水龍頭流出的水,冰凍刺骨,連洗臉都是用濕紙巾擦抹了事,更別提洗澡了。
前幾天,海拔高氣溫低,不洗澡還能忍受。今天陽光熾熱,又長途跋涉,已經囤積了滿身臭汗,能好好泡個溫泉,該是無上享受。
我鼓足力氣爬起來,上廁所。
「哇─」坐下馬桶的剎那,慘叫一聲,嚇得女兒推門察看。
「沒事,我的腿蹲不下去。」坐上馬桶,悶哼連連。
原來,操勞過度的雙腿,已變成硬梆梆的鐵腿,一個彎曲,便疼痛難當。 
下樓到櫃台索取毛巾,工作人員堅持一個房間只供應一條,剛才已經被男生拿走兩條,說什麼都不肯再給。
我們帶來的毛巾,放在馬伕保管的大包裡,無法取得。
小萱回房拿了兩塊擦汗的小方巾,拖著蹣跚腳步,母女倆泡湯去也!
山中的夜來得快,天色已黑暗,正好增加隱密性。
偏偏摸錯路,誤入一條漆黑小泥路,兩人愈走愈心寒,只好回頭。向商家詢問,雞同鴨講,比畫半天,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只好打道回旅館。
強烈向旅店要求供應熱水,辛苦爬回房間,水龍頭果真奇蹟似地冒出熱水。
小萱快速地享受了沐浴之樂。
換我進去,才接了半桶熱水,竟然變成冰水,把熱水瞬間調成一桶冷溫水。我當機立斷,趕緊沖洗。然後用小方巾從頭擦到腳,感覺體溫在快速流失,牙齒顫得咯咯作響,衝到床邊,迅即套上衣服,戴上帽子,鑽入被窩裡,仍然抖個不停,半小時後,才漸漸回暖。
赫,真是一場沐浴驚魂!在攝氏十度的天候,一桶微溫的水,一方小毛巾,差點演出奪命的失溫記。這場沐浴經驗,終身難忘!
三位男生回來了,人人手腳通紅,容光煥發,「臭男生」變成「香男生」,羨煞人也。
原來,從對街的一個商店穿過去,就是露天溫泉浴場了,因為語言不通,竟跟它擦間而過,可惜!可惜!
201 -陳雲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