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阡陌雲影】


 揭開伊斯坦堡新鮮事      

仲夏時節的一個清晨,跟丈夫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阿塔圖克機場,來接機的土耳其導遊阿里一口流利華語,沿路熱情地介紹這個地理位置特殊,而又充滿多元文化的城市:世界唯一橫跨歐亞的城市、把伊斯坦堡劃分為歐洲區與亞洲區的博斯普魯斯海峽、隨處可見的清真寺…,阿里用他豐富的歷史學識加上幽默的語調,引得我迫切地想一探這座神秘的城市。

  伊斯坦堡是土耳其第一大城,曾是拜占庭帝國和鄂圖曼帝國的首都,橫跨歐亞兩洲,也是古代絲路的終點。

  史上記載,大約西元前七世紀一個名叫拜占斯的希臘人,在此建立希臘的移民城市,取名「拜占庭」;西元四世紀時,羅馬皇帝君士坦丁攻陷這座城市,作為東羅馬帝國的首都,並授名為「君士坦丁堡」,建立了以基督教為宗教的拜占庭帝國;西元十五世紀中葉,鄂圖曼帝國的蘇丹攻入君士坦丁堡,易名為「伊斯坦堡」,並成為伊斯蘭鄂圖曼帝國的首都。

  從拜占庭到君士坦丁堡到伊斯坦堡,這個城市的歷史名稱充滿了魅力,而歷經幾千年的民族融合,激盪出多元豐富的風土民情,加上帝國留下的宏偉建築,醞釀出伊斯坦堡燦爛迷人的風采。

  莊嚴寧靜的清真寺、蔚藍的博斯普魯斯海峽、雙層卡拉達橋、無限延伸的大市集、叮噹老電車;而各式各樣的吃食,更是時時逗引得味蕾歡動不已:黏稠冰淇淋、清香熱紅茶、香濃沙威瑪;藍眼睛、水煙壺、旋轉舞等等,等等,不論是視覺、味覺或意識上,在在強力地吸引著你,每天一早出門,直玩到華燈閃亮才心滿意足地回到投宿的旅館。

  且跟著我慢慢揭開伊斯坦堡的神秘面紗,體驗她的種種新鮮事。
--201中隊 陳雲和分享

【阡陌雲影】


 博斯普魯斯海峽的日與夜 
  
       來到土耳其伊斯坦堡旅遊,若是沒搭乘遊輪一遊博斯普魯斯海峽,伊斯坦堡之旅似乎便缺了那麼一角,何其有幸,我分別在白天和晚上航行在峽灣中,體會了海峽日與夜的不同風韻與魅力。

  遊輪從艾米諾努碼頭出發,當汽笛鳴起,船緩緩駛出平靜的港灣,航向海峽湍流中。土耳其語的博斯普魯斯和咽喉是同一個字,深而狹長的水道硬是把伊斯坦堡劈切成兩岸,分成亞洲區和歐洲區。

  晴空碧洗,海水湛藍,海鷗自在飛翔,船上除了我們從台灣來的十幾個人,其餘大都是土耳其遊客,有攜家帶眷出遊的,有呼朋引伴同遊的,有穿著清涼的青春少女,有包著頭巾穿長袍的穆斯林婦女,無論男女老少,個個輕鬆愉悅,享受這難得的遊輪之旅。

  古老住宅和清真寺,依著山丘比鄰而立;接著經過一幢大理石宮殿─多爾瑪契宮,是鄂圖曼帝國最後一任蘇丹的皇宮;不遠處一座長長的大橋凌空懸跨,那是連結歐亞兩區的博斯普魯斯大橋;再往前,岸邊密佈許多豪華宅第,有歐風式的,也有傳統鄂圖曼式的。船繼續往前行,在一個高聳的山丘上,魯梅利碉堡巍然矗立在山頂,這座建於西元1452年的軍事遺跡,厚重的石牆,是當年保衛君士坦丁堡的重要碉堡,如今功成身退,成為眺望博斯普魯斯海峽和伊斯坦堡的觀光景點。

  船上的服務員,忙進忙出兜售吃食,一下端出紅茶、果汁等飲料,一下是烤餅等零嘴,孩童們吃吃喝喝,遊走船艙,玩得不亦樂乎。

  我手握相機,時而遙攝岸邊風景,一會用鏡頭追逐船上遊客的身影,遊輪之旅,樂趣無窮。

  因時間關係,我們買的是一小時的遊程,船來到大橋下便調頭回航到碼頭,結束了愉快的海峽之旅。

  下了遊輪,匆匆趕回旅館梳洗,換上較正式服裝。

  薄暮時分我又來到艾米諾努碼頭,華燈初上的碼頭邊,人聲沸騰,一群人從遊輪上下來,換一批人上去,笛聲揚起,船駛離港灣;另一批人又陸續來等候他們預訂的船班,整個碼頭熱鬧滾滾。

  終於輪到上船的時候,我們搭乘的是包遊輪,一團三十多人開心地遊走在船艙上下,期待享受土耳其美食大餐和妖豔的肚皮舞表演。   

  節目開始,四人組成的樂隊出場演奏土耳其民謠,幾曲之後,一位打扮妖媚的女郎,一身鮮麗火辣,踩著樂聲,婷婷嬝嬝地出現在舞池,霎時爆出掌聲、歡呼聲和口哨聲,此起彼落,大家簡直High翻了。

  舞孃緩緩起舞,舉手投足,極盡撩撥,顧盼之間,盡是魅惑。她緩緩舞向每一張餐桌,邀請觀眾與她共舞,有人自動獻舞,有人被硬拱上場,木偶般的動作讓人笑翻天。

  笑鬧聲中,美食一道道送上來,眾聲喧嘩,杯觥交錯,好個浪漫的博斯普魯斯海峽遊輪之夜。--201中隊 陳雲和分享